番茄酱

aph全员厨、耀厨、加厨,疯狂南伊厨;
现在正为迎娶罗维诺努力奋斗着;
钟爱冷cp的杂食透明;
绑定画手@土豆千年
欢迎找我玩^_^

【优米】骑士和公主

童话梗,架空,ooc有,多cp?从头甜到尾的欢脱恶搞温馨向?公主优x骑士米




一、
骑士从小就有个梦想,并且他把这个梦想当作自己生存的意义——听上去挺吓人的,但事实就是如此。他想要成为一名骑士。一名能保护公主,为公主战斗的骑士。

于是在骑士十七岁那年,他成为了王国里小公主的骑士。

也是从那时起,他就再没睡过一次安稳觉。


“公主殿下,请不要站在我的脚背上。”骑士努力保持镇定,看着面前站在他脚上的小公主,公主轻哼了一声,用脚在他的脚背上使劲碾了碾。

“公主殿下,女孩子不能分腿坐。”骑士看着坐姿豪迈的小公主无奈,公主淡定地翘起二郎腿。

“公主殿下,请不要说脏话。”骑士出言制止,公主挑了挑眉,转身突然对他做了个鬼脸。

“公主殿下,女孩子走路时上半身不能晃。”骑士站在公主的背后,看着她气鼓鼓地走到走廊尽头,还是忍不住提醒。公主头上似乎出现了一个“井”字。

“公主殿下,您同手同脚了。”公主将自己卧室里最后一个花瓶摔在地上,怒气冲冲地走出门,骑士默默跟了上去。

骑士觉得他惹公主生气了,他也很生气,但他不能说。公主殿下一遍一遍重复说她不是公主,不需要保护,并且说自己根本就不是女孩子。

听了这话的骑士更加生气了。但他就是不说。蹲在小溪边一脸阴沉地看着公主跳上跳下,看着她浑身都湿透了。

“公主殿下,作为女孩子您已经成年了。”

“所以说我不是女孩子,还有把那个该死的称呼收起来!”公主插着腰再三强调,骑士蹲在地上生闷气,用小树枝在小石子儿中圈圈画画,然后又站起来用脚把自己划出的痕迹全部抹干净。

公主似乎生气了,不,是非常生气,比骑士还生气。

于是她握住了骑士的手……

“公主殿下,你!”骑士看着自己被公主抓住并放在“她”裆部的手,瞪大了眼睛的同时,脸以惊人得速度红起来。

他抬头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公主,再看看自己的手,仓皇失措地推开公主,踉跄了好几步,在公主满意的目光中,跑到小溪里拼命把水泼在自己脸上。

“现在相信了吧?我可不是什么公主,如果受不了的话就走吧!我热烈欢迎,反正我也不喜欢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哦!先说明一遍我可不是女装癖。”公主似乎很喜欢看见平时非常镇定的骑士先生现在的表情,心情很好,跑到他的身边和他一样蹲在小溪里,伸手戳了戳骑士的脸。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骑士先生一下子又不镇定了,他耳根都红透了,他总算明白了小公主“恶名昭著”的原因了。

他头疼,尽管这个“公”主非常麻烦,可他不能离开公主,他答应过别人的,要保护好小公主。况且他是个有梦想的骑士,一个有着崇高梦想的骑士是不能抛弃公主的。

听起来有些别扭。

“公主殿下,这……哎……我不会走的。”骑士叹口气,非常认真地看着公主,眨巴眨巴眼睛。

“切,你还真……喂!那谁!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那个恶心的称呼,叫我优就行。至于为什么我是公主,嗯……不是说男孩子小时候当女孩子养不容易生病吗?”说完这话,刚才还在炸毛的公主突然沉默了,小声地说了句“切。”

“小优,我不叫那谁。”骑士耐心地纠正。

“谁管你你叫什么呢!只要你还是我的骑士,你就是阻止我获得自由的混蛋……还有不要加上那个'小'。”

“小优公主殿下,请不要说脏话。”

“喂!那谁!你故意的吧!”
……


骑士觉得自己是个坏骑士,让公主生气和他顶嘴,还推了公主的坏骑士。

然而公主似乎也不是什么好公主。是毁了骑士童年对温柔善良的公主的幻想的坏“公”主。

于是坏骑士和坏公主成了第一对郊游回来浑身湿透的骑士和公主。



二、
骑士深更半夜被公主赶出来了,于是他蹲守在公主门口的树上保护公主去了。

“小优,天气冷,你回去吧!犯错了的骑士只能在树上。”公主脸色不太好,比深夜的天色还黑了。

“小优,请不要踢树,它没有犯错,错得只有惹公主生气的骑士。”公主又是一脚踢在那棵年迈的树上,树叶哗啦啦地往下掉。

“小优,我没有阴阳怪气地说话。”公主哼了一声,跺着脚,跑到其他地方去了,骑士有点担心,站在树上一个劲儿地往那边眺望。

“小优,晚上不要跑出去,很危险的。除非我在你身边。”公主跑回来了,抖着脚站在树下看着骑士。

骑士突然觉得天气有点冷。

“小优,请不要举着火把一脸要吃了我的表情。就算你这么看着我,我也不会下去的。”

“深更半夜跑那么高的地方莫名其妙地发火,亏你想的出来!”公主指着树上的骑士吼道。

骑士觉得很委屈,但他就是不说,臭着脸死活不下去。

“小优,你为什么要把我赶出来?我在自己房间睡的好好的。”好不容易梦到了一个温婉善良的公主殿下就被揪出来了。这句话骑士没有说,他就是不说。

“你先下来,我们好好说。”公主一点都不像是想好好说的样子,举着火把靠近那棵树。

骑士和公主进行一段时间的精神交流……最终骑士败下阵来,乖乖从树上下来了。

“小优,不要玩火,火很危险的。”骑士再三嘱托道。

“你把我仅有的几套男装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公主兴师问罪了,骑士抬头看着天空。

“公主就应该穿蕾丝花边的小洋裙,那些衣服我就送给了王子。”骑士是一个诚实的骑士,贯彻着自己的原则。

“哈?”公主生气了,非常生气,拖着骑士去找了王子。

“笨蛋王子,快开门!”公主气势汹汹,就像是准备去干架的一样,深更半夜拍王子卧室的门大吼大叫。

整座城堡的人都被吵醒了,灯一盏一盏亮起,骑士觉得明天早上公主又要被骂了,叹息着摇摇头。

两分钟后——

王子的侍从睡眼惺忪地开了门。


公主安静下来了,骑士也安静下来了,他很安静地带着公主回到了公主的房间。

“小优,你打扰到别人了。”公主原本对他吹胡子瞪眼的,听了这话一下子蔫儿了。

骑士满意地点点头。

骑士原本以为之后他就可以睡个好觉了,然而等他躺下去的时候,闹钟适时响了起来。

骑士发誓以后再也不惹公主了。



三、
骑士最近很烦恼,烦恼到整天睡不好觉,但他就是不说,憋在心里,脸上就写着“生人勿近”。

公主最近很奇怪,因为他突然说要学剑术,而不怎么负责任的国王挥挥手就把公主交给了他。

“小优,公主是不需要学剑术的,骑士会保护公主的。”公主抱胸不悦地哼唧两声。

“小优,请不要在练剑把剑对准自己,你学剑术不是为了切腹自尽的。”那把剑在公主手中转来转去,骑士看得心惊胆战。

“小优,你昨晚没睡好。”顶着熊猫眼的公主撇了撇嘴,指了指骑士的黑眼圈。

“我习惯了。”骑士看着天空,只感到莫名悲怆。

“嘶——”

“小优……都说了多少遍当心手。”骑士对公主冒失的行为表示无奈,蹲下来将公主手上伤口中渗出的血舔干净了。

“我为什么总觉得你像我小时候养的一条小狗,也是黄毛的。”公主突然冒出了一句,骑士送给他一个白眼。

“呐,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身体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过了一会儿,公主凑到骑士面前,歪着脑袋问道。

一脸茫然的骑士摇摇头。

“诶……”公主一脸扫兴,“书上不是说吸血鬼是吸血的吗……”

“小优,这本书你一定只看了一半。”骑士抚额,他还以为公主稍稍正经了一点,白欢喜一场。

“喂,那谁,如果你真成了吸血鬼怎么办?”公主看上去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

“小优,你是茫然无知的十一二岁少女吗?”骑士终于忍不住吐槽了。

公主放下剑跑到走廊边的长椅边,刚坐下,正打开水壶用自以为很霸气的姿势喝水。听见这话差点把水喷出来,不等公主发火,骑士又开口了:

“还能怎么办?反正我还是公主的骑士,骑士该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他理所当然地说道,坐到公主的身边,看着他一脸复杂的继续喝水。

许久,公主放下水杯笑了笑,没有冲骑士笑,只是很自然地、嘴角稍稍向上勾起。

骑士突然觉得就这样挺好。

于是练习剑术想偷懒的公主,就被毫无原则的骑士放过了。



四、
新的一年快到了,骑士很烦躁,但他不说,他也一直没说过,反正他就是个非常镇定的公主的骑士,也只是公主的骑士。

公主在迎新晚会上玩得很开心,和王子吵得不亦乐乎,吓的那个小侍从手忙脚乱的,就是上次在王子房间里发现的那个,应该是新来的,不太熟悉这种场合。公主反正挺好的,骑士就先走了,不扫他兴了。

骑士觉得自己在吃醋。实际上他确实在吃醋,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发呆。

其实像新年晚会这种时候,正好是天气最冷的时候,天色也挺冷的,以往这个时候公主应该已经准备睡了,自己大概也是在这里坐着,直到公主房间的灯暗下去。其实他不用这么做,他只是骑士而已,但他觉得不放心,他想等到公主睡着后再走,他总是担心那个冒冒失失的“公”主,自己美名其曰“骑士的责任”,其实连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这是“天下父母心”。

总算熬过了这半年,那么总能混过下一年的,公主恐怕现在正在晚会上抢吃的吧!自己已经懒得管了,他想怎样就怎样吧,而自己还一如既往地在这里吹冷风。

骑士觉得这种气氛最适合独自喝闷酒了,然而他手头只有葡萄汁。

“原来你在这儿啊,我找了你半天。”骑士看着那个穿着蕾丝花边小洋裙在树下蹦达的公主,脸色不太好。

“公主殿下,我认为你现在离开不太妥当。”

“有什么不妥当的啊!”公主满不在乎地甩了甩自己黑色的长发,“蹭蹭蹭”爬上了树,骑士看得直皱眉。

尽管现在的公主留着及臀的长发,穿着样式最繁复的裙子,但在骑士眼中,他也完全不符合骑士对公主的定义。

“公主殿下,穿裙子不能爬树。”骑士又开始唠叨了。

“诶……怎么又是这个称呼!我有名字的。”公主的腿在半空中晃荡。

“我也有名字的。”骑士本就很窝火,所以现在他终于找到一个理由可以发牢骚了,第一次说出来他的心情,并且把这种“窝火”直接贴在脸上了。

“就因为这个啊……你不是叫米迦尔吗?”也只有公主能无视骑士现在的气场了,“天使的名字诶……怎么可能不知道啊!”

骑士眼睛亮了亮,却没再说话。

“听说今晚有焰火晚会哦!你不一起去吗?”公主凑到骑士面前来。

“不用了。”骑士看着墨色的夜空,继续道:“我不怎么喜欢烟花。”

“诶……米迦你总是这样呢,听别人说你来这里一年几乎除了我之外没和其他人打交道过。”

骑士没有回答,他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生气了,把目光转到自己的手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晚月色真美。”

身旁突然传来这么一句,骑士吓得差点从树上掉下去,抬头看向月亮的时候恰好烟花亮起,映红了整片夜空。

也恰好让骑士红透了的面庞没那么突兀。

或许在骑士心中,公主其实不是他所定义的那个公主,而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存在。

骑士又失眠了。



五、
终于,小公主成年了,也不用再扮作女孩子了,他生日的那天凌晨公主就迫不及待地剪了头发,换上了他没被骑士找到的男装。

公主这个称呼也变得名不副实了。

公主的头发是他帮忙剪的,当他还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束已经没了生命气息的黑发,就一下子清醒了,突然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块。

他已经不再是保护公主的骑士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难过。

他看着在自己面前兴奋地转来转去的公主,看着他笑得非常开心的样子,就好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种非常可爱的笑容。

“小优,我还是觉得你长头发的时候好看……”骑士中肯地评价道。

“那是你没剪好!”公主不甘示弱地反驳道,转头的时候,突然看见眼泪从那个心理承受能力一向很强大的骑士的眼角滑落。

他愣了几秒,之前的气势一下子瘪下去了,顿时慌了手脚,“诶……咋了啊……我我,我刚才说错了还不成吗?”

骑士摸了一下自己的面颊,却发现指尖沾上了温热的液体,自己也是呆了呆,似乎自从新年晚会之后,他的世界里一切都乱套了。他看着手忙脚乱的公主,不合时宜地笑出声来,公主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我只是觉得我还是没能完成小的时候当公主的骑士的梦想,之前还有个欺骗自己的理由,现在连理由都没了。”他擦了擦眼泪,明明在笑眼泪却一个劲儿地往下掉,自己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了。

“就这事儿吗?”公主松了口气,又忍不住嘲讽了一句,“就因为这破事儿啊!又没人让你一定要当公主的骑士,当不成的话,你就当我的骑士好啦!”

一瞬间,骑士觉得面前的人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任性、冲动、冒失的笨蛋公主,听他突然说出这些话,脑子里还有些蒙,反应过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满是那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感了。

“小优总算是长大了啊……”

“说得像我以前都是个白痴一样。”公主双手环胸看上去十分不满。

“对啊,小优一直是个笨蛋嘛!”米迦尔擦干眼泪,笑着说道。

这是完全凭着米迦尔自己的意识说的,而不是骑士。

所以啊,小优,只要成为你的骑士就好了。

骑士觉得自己离梦想越来越遥远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想继续下去。



六、
邻国公主被绑架了。

这和小公主的骑士没什么关系。问题是王子被硬拉过去救公主了,那个小侍从自然跟上去了。就在今天早晨,穿着一身劲装带着斗篷的公主站在骑士房间门口。

严重睡眠不足的骑士头又开始疼了。

“米迦,你就没兴趣找公主吗?”公主兴致勃勃在骑士面前晃悠,骑士打了个哈欠。

“活生生的,温柔善良体贴可爱的公主啊!不是像我这样的,是性别为女的公主啊!”骑士拿起了他的剑,走向门口,公主屁颠屁颠跟了上来。

“你想去直接说,我反正是跟着你的。”骑士觉得自己真是个好骑士。

“果然米迦最好了!”公主给了他一个熊抱,“你说会不会有巨龙什么的?就是会喷火的那种。”

“小优,你童话故事看多了,真正可怕的不是巨龙而是公主。”骑士说完这句话便感觉戳到伤心处,真的是一把辛酸泪。

“诶?是吗?”公主很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


一切如骑士所料,一路上除了一些荆棘之外便没有什么足以阻碍他们的东西了,至于那些荆棘,则全被骑士砍光了。

城堡里自是没有巨龙的,因为占地面积太大了,就算本来有,也应该被城堡主人放生了,于是骑士和公主极其顺利地到达了顶楼也就是关公主的地方。

当看见那扇比城堡大门还富丽堂皇的卧室门的时候,骑士沉默了,他总觉得不应该开这扇门,总觉得这是一场赤裸裸的阴谋——

疑点有很多,比如安静得不可思议的城门口的小路,比如没有任何守卫的城堡,比如在卧室门口野餐的王子和他的侍从。

公主一路上都很沉默,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在骑士开始警戒周围的时候,他却开口了:

“米迦,你是不是在生气?”

“我没有。”就算生气也不会表现出来的骑士觉得今天的公主很奇怪。

“你明明就生气了,我看出来了。”公主难得认真,然后骑士就看着公主深吸了一口气,憋得满脸通红,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米迦,我还记得我说过的话。”骑士一脸茫然,反应过来时脸“唰”的一声红了,公主却似乎已经预料到了。

“你可能认为我那天是在开玩笑,抱歉,我当时想不出其他的话了。你可以把它当作是表白,因为我第一次遇到一个没有理由却毫无原则对我好的笨蛋。”他直直地看向骑士。

骑士觉得他可能是第一个在寻找公主过程中,因为另一个公主的话,心跳过快而亡的骑士。

“其实也不是没有理由……”他小声地说了句,本就没想让公主听到,自是用了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他觉得在遇到公主之后,他就不再是那个一向冷静的骑士了,挺奇妙的感觉。

“那你这算答应了?”

“大概。”骑士觉得他同时也可能是第一个在公主的卧室门口被另一个公主表白的骑士,简直太奇怪了。

更奇怪的是,他下意识地答应下来了。

“我婚纱都准备好了,就等你过来挑了。”公主显得异常兴奋,在别人眼里就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当然这个别人中不包括骑士,他关注地是对他来说比猴子一样的公主更加重要的。

“不应该骑士娶公主的吗?”骑士看了一眼一旁正在野餐的王子和他的侍从,觉得自己和公主更加奇怪了,忍不住提出疑惑。

“可以啊,但你还是得穿婚纱。”公主对此很执着,反复强调了好几遍。

“算了,我先开门。”骑士抚额。他总算察觉到自己在面对公主的时候,没有任何胜券。

“你还想着那啥公主啊!你是不是从小就没看过童话书啊!”原本提及要去找公主的人率先反悔了,像小孩子一样。

“不,我只是想圆一下儿时的梦。”正说着,骑士打开了门——

非常安静,所有人都凑了过来。



“啊哈~米迦君~”



安静。骑士安静且迅速地在其他人发现之前关上了门。

“怎么了?”一个个脑袋凑过来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个不太符合气氛的人罢了。对了,婚礼什么时候举行?”骑士转头看向公主,他现在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如果可以的话一周之内!”

“你到底准备了多久……”

“你刚刚说没什么,那你在干什么?”王子打断了完全陷入二人世界的两个人,指了指门,惊异地问道。

骑士看了看自己手,默默地在门缝儿上又贴了几条胶布,“为民除害。”他说得义正严辞。

也正因为这几条胶布——当然也可能不完全是那几条胶布的原因,上面的符纸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最终,骑士和公主终于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不过,骑士似乎依然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六、
“诶,似乎结局和那个笨蛋说的不一样诶……”小公主拖着腮看向骑士——尽管这个称呼已经不太恰当了。

“筱娅,不能这么说他哦,至少是他把你带大的。”已经不再是骑士的米迦尔摸了摸她的头。

“但他说的结局是——”筱娅深吸了一口气,模仿着她养父的口气说道:

“之后干了个爽。”

米迦尔沉默了,脸色阴晴不定。

“呵呵……你都说了他是笨蛋嘛!听笨蛋的话也会变成笨蛋的。”米迦尔干笑几声后,又不镇定了。

“是吗?那我不听笨蛋的话了。”小公主一本正经,但过了一会儿她又若有所思地问道,“那你既然想当真正公主的骑士,为什么心甘情愿留下来呢?”

“这个啊……”

米迦尔笑笑,竟有些记不清了,毕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明明是一个老套的开始,却觉得和其他的开头有些不同。在那时候,就是在米迦尔还不是骑士,只是一个叫米迦尔的小乞丐的时候,在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就应该如此的时候。王国里的小公主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很自然地把他扶起来,很自然地抱怨了几句,同样,很自然地冲他笑了笑。

所以后来骑士答应了小乞丐的要求,要一直一直,保护好那个公主的笑容。

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像童话一样的故事。不可思议。

“这个的话……是个秘密啦!”


总而言之,在故事的结尾,骑士和公主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一直一直。





——The End——
后记:
全篇甜的砂糖文!番茄酱做到了!情节什么,文笔什么,都被番茄酱吃了!(我已经是瓶废番茄酱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最后,费娘露了……额,露了个声,应该都看出来了,觉得自己要被追杀了的番茄酱默默收拾行囊……很多情节隐射原著,看原著看一遍虐一遍,以至于连番茄酱都开始写甜了,然而技术并不是很好,希望大家海涵。(应该算甜了……吧?)
最后,依然是那句,感谢每一个支持番茄酱的读者,谢谢你们包容番茄酱那么久。诚心感谢(鞠躬)。

热度(70)

© 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