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酱

aph全员厨、耀厨、加厨,疯狂南伊厨;
现在正为迎娶罗维诺努力奋斗着;
钟爱冷cp的杂食透明;
绑定画手@土豆千年
欢迎找我玩^_^

【优米】花海与神(2)

上篇

非常无聊、非常短小的过度章节,甜。
依旧是篇章一、花海





 花香,充盈于鼻尖的馥郁芬芳。

 我从没想到过在那片死气森森的空地不远,有着这样一片美到震人心魄的薰衣草花海。
 目所能及之处都被这蓝紫色所渲染得如梦似幻,当混杂着花香的清风路过之时,便是刹时间的波澜壮阔,层层叠叠的薰衣草,化作一片蓝紫色的海洋。
 我并不知道这片海是否会与那浩瀚渺远的天空相连接,但我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在这潮起潮落之间,这片海就能将这芬芳推送至天边。

 无限接近于神的住所。

 “据说薰衣草代表真爱呢!能看见这样一整片的花海,大概是因为连神都眷顾着小优呢。”
 声音从旁边传来,转头,正好对上米迦尔那像天空一般湛蓝的眼眸,几年以来我似乎是长高了许多,现在已经不用再抬头仰望他了,视角接近于平视,这让我们的交流顺畅了许多。

 “你怎么突然信神了?”
 “没有啊……只是突然想这么说罢了,用人类的话来说,一个人活在世上总是需要一种信仰的,大概……就是这样吧!”

 同样的话,米迦说过两遍,第一次他说完这句话,我差一点哭出来,这一次自是没有了当年那种悸动,但,就算仅仅因为说这话的人,最初的那份感觉还是会被保存下来。
 米迦,你真的相信神吗?


 “是吗?话说你怎么突然想到带我来赏花了?”我将头转向那片花海,无意问道。
 “昨天你突然说想看看花,我才想起来这里有一片薰衣草花田,今天就带你来了。” 
 “抱歉,记不清了。”

 这样的对话在这些年来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今天早上一起吃早餐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我也是习惯了,或者说米迦也已经习惯了,他似乎对我的事都非常上心,我也自是相信他,便将大部分事都交给他。

 “米迦。”
 “嗯?”
 “没什么,只是想叫叫你。”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但就那么想着,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诶……”

 “对了,小优难道不用把现在看到的全记下来吗?忘了的话就很可惜了。”
 “不用了。”沉吟了一会儿,我又补充了一句,“就算记下来也没有现在的感觉了。”
 沉默。

 “噗!什么时候小优也开始装作大人说话了?”语调上挑,熟悉的调侃的语气,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我没有反驳,却觉得这句话藏着其他一些味道。
 他也没再开口,就那么直直地凝望着那片花海,我偶然间转头瞥到他的时候,他的眼底便闪动着异样的情绪。

 “那样的话,我就替你记住所有你曾经历过的美景、以及你的心情。”
 他说的很认真,我也自是相信了,傻乎乎地相信了,丝毫都没有怀疑。如果是米迦的话,任何可能都会成为一定。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总之已经不再是单纯地看着那片充溢着花香的地方了。
 我能感觉到,从始至终、甚至从我认识他的那一刻起,我从来没能真正明白他所想,或者说是因为某些原因,他并不想让我接近那个被他隐藏起来的米迦尔。
 想到这儿,心里就焦躁起来了,总感觉他所隐瞒的应该是非常大的一件事,偏偏论段数我是不太可能从他这里寻找到真相的。

 很安静,我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这些年大多都是他在寻找和我聊天的机会的——从我的笔记本中就可以看出。所以我也是习惯性的等待他开口,就像迷雾中的渔船,被动等待着灯塔上的灯火亮起一样。但偏偏这一次,他沉默了。
 我就看着他眼中的那抹未知的蓝紫,渐渐染上夕阳的颜色,再看着我和他的影子在狭窄的小径上被拉的长长、长长的。

 “米迦,你真的相信神吗?”我突然开口说道,很认真地看着他的侧脸。
 “嗯?”意料之中地,米迦尔因为在想某些事情,以至于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在我再一次重复了一遍问题之后,他转向我,冲我笑笑。
 当他金色的中长发飘散在风中的时候,我的手被握住了,就算离了那么远,我都能闻到那股属于薰衣草的芬芳。

 他没有回答,一直沉默着,带着我根本看不懂的微笑。但我却开口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以至于我觉得我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在听到你这么说的时候,我就相信了。”
 握住我的手紧了紧。他听见了,只要听见了,我相信他能明白,就像他对我那样,只需要直觉,根本不需要开口。
 这么想着,心中自是有种小得意。
 其他什么的就全都相信他吧!至少容我在这片花海中沉睡几年。



篇章二、他所臆想的未来

 正在我在沙发上吃早餐的时候,米迦已经在花圃里忙开了。
 前几天我突然说喜欢薰衣草,当时我一定也只是无意间提起,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种满了薰衣草的花圃,以及一个忙了一整晚满身是泥的米迦尔。

 当然,这些都是米迦尔转述给我的,说得声泪俱下,我也只是节选了一部分。
 小小的花圃自然是没有整片的花海给人的震撼大,但对于在这样小小的屋子长大的我来说已经足够漂亮了,已经足够了。

 胸无大志,自也没有那种闲情雅致,单看着那个人在阳光下忙碌的背影,过着和碌碌众生无异的生活,倒也有着特殊的幸福感,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竟然可以幸运到可以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幸福到可以漫随天际云卷云舒,从未想过。
 糟糕,幸福感都满溢出来了。

 “真是的……你还真有心情干看着,明明提议的就是你。”
 “疼!”
 “我帮忙,我帮忙还不成啊!”他给了我一个爆栗,我吃痛,不得不做出妥协,起身把已经空了的牛奶杯搁在桌子上,跟着他来到了屋外的花圃里。
 “我不是说一定要你帮忙什么的,至少你得知道怎么做吧?再说我又不可能一直跟着你的。”米迦尔没好气地说道,既然他用这种语气,那么他可能从来就是把自己当作“妈妈类角色”的吧?不过这种想法倒也没错。

 我靠在墙上,对这些花花草草也不是很上心,无聊到和他唠嗑,“诶,那样的话,只要我跟着你不就行了吗?”
 “那样的话倒是没问题,不过我不太确定某个今天早上还在问我我是谁的家伙,会不会跟错人。”他耸耸肩。
 手掌心就那么被指甲掐着,我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虽然挺疼的,但还是比不过……
 算了,还是不说了。

 “你别这么瞧不起我啊!”我装作漫不经心,“如果有一天我能记住你呢?嗯……我说的是一生一世、每一分每一秒都能记住你。”

 “那真是给我省了大麻烦了。”
 他的眼神亮了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手底下的工作,似乎是在对我说道:“但有时候还是要忘了比较好。”
 “为什么?”我挑眉,有些诧异,至少现在我从未感受到“忘却”的用途,毕竟就算是在那本厚厚的、对我来说几乎是万能的笔记本上,记载的也只有我与这个词之间的“战争史”。

 “超载了的话,系统还是会自动删除的。”半开玩笑的说法,至少是在我看来。
 “切,现在才会表现的有那么一点儿像人工智能吗?我都怀疑你是装扮成人工智能的人类了。”撇撇嘴,我也只把这个当作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怀疑的话——”说到这儿,米迦尔停了停,看了一眼我的反应。
 我茫然地回望过去。

 “那你自己过来检查咯!当然是在你能追上我的前提下。”
 如果我现在正在喝水的话,花圃大概就能得到一次免费雨露滋润了吧。
 真是的,什么时候他开起这样的玩笑了呢?像小孩子一样。

 “嗯?”眼前突然变成了一片黑暗,他将我的眼睛蒙住了。于是我只能感受到耳畔有暖暖的风吹过。
 “不过啊……小优,跟着我太辛苦了,所以还是让我紧跟着你的脚步吧!”

 哼,像这样的家伙,如果就那么放任他跟在我后面的话,他一定会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偷偷藏在某个角落,看着我慌里慌张,然后一个人在一边悠闲地看我笑话吧!万一连这样的家伙都忘记了,那么……
 岂不是输惨了?

 记住一个人对我来说又有是怎样一种概念?如果硬是要形容的话,大概和痴人说梦是同一个意思。
 但,如果连这样渺小的理想都不敢努力,连这样小小的奇迹都不敢创造,倒也不像是百夜优一郎的作风。
 更何况,只要记住一个人就行了,其他的忘记了就忘记了吧,反正米迦不是记得所有我曾经历的过去吗?


 我偷偷下了这个决心,之后突然间就因为这个决心而莫名想笑,以至于在迷离睡梦中竟因为这个胆大的想法而笑出声来。


 睁开眼的时候,阳光正好透过薄薄的窗纱,悄然降临于这间房间,整间房间便笼罩在一层淡金色的薄雾中。我径直走到门口,拧开门把手——就像过去无数个被米迦尔叫醒的早晨一样。
 房间里空荡荡的,很安静。我在客厅里晃了一圈,所寻无果,便走到米迦尔房间门口,轻轻喊了一声:
 “米迦?”
 无人作答,就好像我问出了一个傻问题一般,大家都懒得理我。于是,我没有敲门就走了进去。
 房间明明不大,却出奇的空旷,床铺整理得很整齐,但上面已经没有了米迦尔的温度,显然他已经离开了很久了。只有电脑的屏幕亮着,蓝色的光映入这个采光不是很好的房间,在如梦初醒的清晨,竟成了这里唯一的光源。

 
 环顾一周,同样地,在这个简朴到称得上简陋的家里根本没有什么花圃,更没有什么薰衣草。
 却也意外的没有米迦尔。

 以前没觉得,现在看来真是空荡啊!
 我没再多做停留,这种空旷让我感到心烦,换好衣服,拿好所有需要的东西。
 “咔嚓!”我拉了一下门把手,确定门已经被我锁好了。

 等上了出租车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心挺乱的,慌慌张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不容易才记住他的,能省下那么大个麻烦,他应该会很高兴吧?还真是凑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时候闹失踪?
 算了,我也就不抱怨了。就按照电脑上那封1026发来的邮件中显示的地址去找吧!只希望……只希望那家伙没事儿……
 
 指甲嵌入血肉中,生疼生疼的。
 车外的景象不断向后退去,只留下一片片残影——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出门,为了去找一直和我一起出门的那个人,暗自感叹的同时,更多是焦急。

 这一年我恰好十八,在梦醒的路上。

 直到现在那个梦我还清晰地记得,比任何一个梦都要清晰,只不过不同的是,它却成为了我一生的梦魇罢了。

 

——To Be Continue——

下章跳跃有点大,但番茄酱想不出其他办法了,
 

热度(22)

© 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