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酱

aph全员厨、耀厨、加厨,疯狂南伊厨;
现在正为迎娶罗维诺努力奋斗着;
钟爱冷cp的杂食透明;
绑定画手@土豆千年
欢迎找我玩^_^

【奈亚】飞絮

大概吐槽?欢脱?ooc严重,寓言?为了把握人物才产出这篇文,所以——慎入,慎入,慎入,奇怪的梗。一个拥有着神(fēn)奇(liè)大脑的亚特。
文中有引用动画第一季第七集的语段,为不影响阅读,在此特作说明。




“匍匐于地面,顶多偶尔一跳的青蛙,看到轻盈地翱翔于天空的飞鸟时会想什么……”
“翱翔于天空的飞鸟本无罪,但也有人想揪掉它们的羽翼。”

啪啪……
鼓掌,他无声地为这个精巧的比喻叫好,顺手又把一块方糖扔入咖啡中,如雪的白落入其中,溅起的涟漪却是深沉的黑色。

不过,还是需要纠正一点,那个人并不是从青蛙身边偶然路过,以供青蛙仰望的飞鸟,而是与他一同成长、立志于搏击长空的雄鹰。

那么差距不就更大了吗?
没错,但逐渐拉大的差距才更令人绝望。

这是奈斯给他介绍的咖啡店,说这里的甜品不错,很少会有人介绍同行的店,但如果是他的话就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在他还是警察的时候,他们经常会到这里来——尽管奈斯不怎么喜欢甜食,但还是会陪他来,就算不吃也会耐心地等着自己放下勺子。
很多个闲暇的午后,都是在那人的陪伴下度过的,他经常坐在自己的对面,一边和自己瞎扯,一边看着自己心满意足地被埋在甜品堆中。
真是美好的梦啊……
想到这里,亚特不禁笑了。

金属制的搅拌棒卷起黑色的漩涡,与陶瓷杯壁摩擦的声音在静谧的环境中异常明显。
“噗,噗,噗!”

一连串入水所发出的声响,金属棒与杯壁、或说与顽强抗争的方糖不断磨擦,最后也不知是谁先妥协了,充盈于咖啡店每个角落的叮当声终于消失了。
亚特端起咖啡杯,轻抿了一口,沉默地看着窗外或是行色匆匆,或是怡然自得的行人们。
手中的金属棒又开始在咖啡中不断搅动。

似乎还有一种说法:能到达金字塔顶端的生物只有两种,一种是雄鹰,他们经过数百次的试飞,终于登临塔顶;另一种是蜗牛,他们坚持不懈、一步一个脚印,也登上了金字塔顶端。

多么美好又残忍的故事!

不过啊,蜗牛先生应该是明白的,就算是同在塔顶,雄鹰所付出的时间、精力与蜗牛相比,哪个更加轻松容易呢?
尽管如此,蜗牛先生还是很努力地爬上金字塔,很努力地想要追上那个拥有宽大翅膀的飞禽,很努力地争取想要和雄鹰比肩,并且成为了它很好的搭档呢!
付出了努力,并且坚持向上攀登才能获得成功。
大概这个故事是想说明这个吧!


可非常不幸的是——
他偏偏是一只住在水边的青蛙,就算能在地面上蹦达两下,也只能呱呱乱叫,就算被美誉为“歌唱家”,就算他再怎么用尽全力地叫唤——他还只是一只青蛙,一只离不开水的青蛙。

连站在金字塔底下向上望一眼都会被他当作奢侈,却为了追逐雄鹰的背影来到了荒芜的沙漠,在未登塔时,便已奄奄一息。
努力地睁开眼,看见在一旁焦急的雄鹰先生了,他正用尽所有办法鼓励着青蛙。

但青蛙还是青蛙,是变不成雄鹰的。


所以说,这个故事还告诉了他一点,在决定攀登金字塔之前,最好先确定你可以离开水生活一段时间。
哈哈。

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
亚特是这么觉得的,即使这个笑话是他想出来自娱自乐的。

大概……没有人会比他更明白青蛙现在的心情了。从小看着长大的那只小鹰逐渐长大,能够得着的天空越来越广阔,一开始的自豪与欣慰却变成了一种令人作呕的情感。
为此不断伪装、伪装,一层一层的面具想要掩盖的,是想揪下对方翅膀的疯狂想法?还是纯粹的……想要伪装?

渺小的一点暗色想法,在看着雄鹰站在金字塔顶兴奋地向他挥手致意时,却也只能化作嘴角欣慰的笑意。
一种只有青蛙自己才能明白的情愫在蔓延,对雄鹰的鼓励,对他的成功而欣慰,对他的爱,以及……他所不断祈求的救赎与认同。
爱?嗯,爱,还有救赎。无论是广泛意义上的,还是从青蛙的私心上来说的。
但哪怕是以爱为名,这种过分行为,依旧不能被轻易原谅。

那个戴着耳机的少年恍惚间映入眼帘,黑发少女默默跟在他身后,少年讶异地看过来,却没有说话。
亚特一愣,却还是笑着向他招手致意。等会过神来,那个少年已经不见了,或许刚才的也只是他的幻觉。
暗自自嘲。


是该告一段落了,关于青蛙与雄鹰的故事。这不过是一个乏味故事的餐前甜点罢了。
就像亚特想不到自己能站在城市的致高点一样,那只青蛙也想不到,自己能借助心中的某种不算信念的意志,从而站立于金字塔顶端。

就算攀上塔顶的目的是为了坠落,那又何妨?自己和青蛙还是站上去了,并且得到了对方的认同,很相像,不是吗?
不过,不同的是,青蛙从金字塔顶上摔落后血肉模糊,成为某些动物的一道美餐——那么渺小的身躯恐怕根本填饱不了肚子吧!

但亚特没有。青蛙的故事结束了,亚特的故事没有结束,也不会结束。

亚特小心地挑起面前草莓蛋糕的一角,放入口中,纯白的奶油便化作带着甘甜香气的液体滑入喉中。
他很喜欢这些甜食,不,是非常喜欢。其中很大一个原因便是它们能让他的心情稍稍好上那么一点,仿佛就能回到儿时那种极其单纯的心态,整个身心都能放松下来。


现在想想自己当初的计划,似乎没有一个成功的。说要让一切归于虚无,让这个世界的minimum全都消失,现在的超能力者还不是一个个都在马路上活蹦乱跳?说要完成思琪尔的心愿,杀死奈斯——其实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这些蹩脚的理由,这不过是给不断犹豫的自己一个机会罢了。

而现在呢?奈斯的每一声心跳都是来自于自己弟弟的,明明在他记忆恢复之后就得知这个消息,但偏偏因为他的犹豫不决,导致他绝对不可能对那人真正狠下心。
而那一刀,已经花光了他毕生的勇气。


如果之前让他在思琪尔和奈斯之间做出选择的话,那简直就像让他在红茶与加糖咖啡之间进行选择一般,这不是选择,是抉择,所以只觉得是种可怕的煎熬,任何一方都不舍得轻易放弃。
但现在,选择只有一个了。虽然在红茶中加入咖啡的行为只能是暴遣天物,但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当选择只剩下奈斯的时候,亚特对他的爱也只能被动的加倍、加倍,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发展到一种已经无法收场的感情。

现在才明白,奈斯能看穿自己的伪装不单单是因为他是天才,还因为自己在面对他的时候下意识的放松,以至于心甘情愿地放下伪装。
没有人在家里也会带上面具的。
这么说还真是隐晦了。


走出咖啡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刚好是阳光最强烈的时候,街上行人很少,任谁也不想在这种热浪滚滚的午后出门。
也不知是被什么所牵引,亚特就这么径直走进了那家非常熟悉的花店。
那个就算在纷繁的花丛中,却依旧比花还美的女人终究还是不见了,意料之外,情理之内。

“要买什么花?”衣着干净的女孩子虽然不是很漂亮,但给人一种清丽的感觉,在看见亚特走进来的时候,忙不迭地站起了身。
“啊……没什么,我就是看看。”他摆摆手在花丛中走过。
“是送给恋人的?”女孩子年纪轻轻,便口无遮拦。

亚特一时间有些窘迫,嘴角抽了抽,下意识否认,“不是!”
他又想了想,抿抿唇,还是吞吞吐吐地承认了:“这个……那个……大概……是吧……”
那个女孩子捂嘴,笑了起来,便指着放在门口显眼处的各色玫瑰,说道:“如果是送恋人的话,还是玫瑰比较好吧?”

“是吗……”亚特走到门口,蹲下身,注视着面前错落有致排布着的各色玫瑰,五颜六色,让人还没来的及细看,便觉的眼花缭乱。
“新送来的蓝玫瑰很受欢迎呢!虽然价格贵了一点儿,但还是有很多人选择它送给恋人的,似乎花语是什么……”

“蓝玫瑰花语的话,有几种说法,但我都不太喜欢。可能就是它花语的缘故,所以如果是去表白的话,我还是觉得红玫瑰正统一点儿。”亚特看着那个女孩子在一旁苦思冥想,出言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正统?很新奇的说法呢!”女孩子轻笑道,“选定了?”

“嗯,101朵。”开口的时候声音很陌生,亚特愣了愣,才发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很乱,所以做出的举动连自己都会被自己吓到,不像是亚特,却像是——
那些还未毕业却已经爱得死去活来的学生。

或许就像他们所说,自己真的该休息一下了,近年来发生的事,确实将自己的精力榨干了,或许与之同时消失的还有自己属于年轻人的那部分情感,以及自己曾经单纯的灵魂。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玫瑰本是表达爱意的花卉,她却用尖刺将自己包裹起来,就算是挚爱也不免被她扎伤,难道她就不会心疼吗?”那个女孩子一边将玫瑰一支一支数好,细心地包扎起来,一边像是在对亚特提出疑问。

“诶……”亚特这时也不知道怎么接话,想了一会儿才道,“大概就是想让恋人的鲜血将自己染红吧,处于恋爱中的生物对另一方总会有苛刻的要求,以及未知的自私的一面。”

说完这话,亚特自己沉默了。
自己是在说谁?

过了很久——或许也就几分钟,但对他来说却像一个时代那么长,那个女孩子将包好的花递给了他,接下花的时候,亚特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想反悔直接将它扔入垃圾桶,抬了抬手,可最后还是没舍得。

“祝你好运啦~”那个女孩子在店门口向他挥手,亚特没回头看,加快了脚步,却也想象得出女孩子现在兴奋的表情。

在Nowhere门口徘徊了许久,大概里面的人都已经发现自己了吧,可他还是没勇气走进去,失魂落魄又踉踉跄跄地回到了自己住所,找了个花瓶把花放了进去,在上面撒了点水,便不知道怎么办了,趴在桌上傻乎乎地看着一瓶花发呆。

晶莹的露水在不断下落的过程中,被丝绒般的花瓣接住了,雍容却娇弱的温床承受不了它的重压,只能稍稍低下头——
“嘀嗒!”

一时起意便想去表明心意?那么鲁莽直接的行为,完全不像是自己的风格。
如果就那么贸然前往,奈斯又会以一种什么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呢?用了那么多年苦心经营的感情,天知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什么时候会降临!

不受控制地,亚特又想起了那个银色长发的青年,在继承了他的研究成果后,自己却放弃继承那种病态的爱,但就算继承了又怎样?那种疯狂举动他是做不出来的,伪装才是他的武器,呵,但在奈斯这种天才眼中,自己是否就是在作茧自缚呢?
在奈斯心中……亚特这个名字又代表了些什么?
敌人?同伴?朋友?亚特从来都不明白那个人对其他人的定义标准。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亚特自己对自我的定义从来没有正确过。
他的认知不过是从他人眼眸中的倒影得来,从未转过头来看看自己内心所想。这恐怕就是他始终都没有觉醒minimum的原因?


第二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是适合表明心意的日子。
当亚特打着哈欠,捧着花下楼的时候,那个少年恰好在楼下来回踱步。
亚特的哈欠被生生憋了回去。

那个少年手中拿着一支蓝色玫瑰,细细的梗在他手中来回转动,他抬头,正好看见从楼上下来的亚特。
“哟,亚特,你终于下来了!”一脸兴奋,标准少年人的眼神。

亚特看看自己手中的花束,一时间不知是拿好还是放好,只能尴尬地回礼。
“诶……”对方惊奇地打量着他,在奈斯的视线转到他身上的那一刻,亚特只感觉自己的心跳也滞了一瞬,从头到脚都有些发麻。
“亚特……这……”奈斯的目光还是落在了亚特手中那一大捧鲜丽的玫瑰上,他的语气有些迟疑,不是很肯定自己的想法,一闪而过的失落,仿佛是亚特的幻觉。
“咳,没什么。”亚特清了清嗓,自作镇定地回答道。

周围很安静,或者说是亚特本能地将周围的车水马龙都屏蔽在外。
那个立于光明深处的少年,耀眼得让他有些茫然,但他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他原本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心脏跳得飞快,几乎要跳到嗓子眼,他狠狠咽了口唾沫,只觉得莫名欣喜。

其实,世界总比想象要美好一点。
就算只有一点也很好了,这一点就比他所臆想的未来都要来的美好了。




“那个……亚特,我本来是想问你,如果想小初这种女孩子表白,送蓝玫瑰会不会成功……现在看来,我得先祝你成功了,不过能让你看上……”那个少年难得地口若悬河,两片嘴唇上下翻飞。
哈……
亚特站在他的对面,眼神有一瞬间黯淡了,但还是露出像以往一样的笑容。


以上我所说的所有话全都作废,就当我没说。


那个眉飞色舞的少年接下来的话听分明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了。亚特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突然间就平静下来了,平静到不会再荡起一丝涟漪。
他暗笑自己还有这种傻不拉叽的幻想。
现实不就应该是这样吗?
简单、利落。

“如果是表白的话,还是红玫瑰比较正统吧!”
“是吗?现在再去买的话……”
“大概会来不及去吧,这样……我们换一下,101朵红玫瑰比100还多一点代表……代表……”
亚特依然是笑着,依然是最常见也是最温柔的笑容,声音却开始颤抖了,不断颤抖,几乎带上了哽咽的情绪。
奈斯神色复杂地看向他,所以亚特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代表最……最爱,不过要记得再去买几个汉堡,毕竟对象是小初。”
“亚特……你……”奈斯皱起眉头,很认真,“你似乎有些奇怪,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

“怎么会有事儿……”

原来还有天才都不知道的事啊!
或许有些小小欣喜,于是亚特就维持着这种笑容,将自己手中已经捂热了的花束塞入对方怀中,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心的汗已经冰凉冰凉。
然后在对方惊异的目光中,他接下对方递来的那支蓝玫瑰,将奈斯整个人转过去,几乎是半强迫性质地将他推走了。

奈斯回头看了他一眼,但没有说话。突然间,亚特就想起了当年那三个还不曾接触世事的孩子,他们也是这样回头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而那三个孩子,正挥着手向他告别。

再见了。
祝你好运。
亚特向对方笑笑,挥了挥手。
那个少年也笑了,向街道的另一头奔去。


手里拿着那支蓝色的玫瑰,周围的声响重新回归于他的世界中。
最后,在自己手里的还是它吗?和自己还真配。
亚特将那朵花递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它细腻的花瓣,便随手将它投入路边的垃圾桶中。
它孤零零地躺在垃圾桶里,被抛弃了啊……

“大概就是想让恋人的鲜血将自己染红吧。处于恋爱中的生物对另一方总会有苛刻的要求,以及未知的自私的一面。”
还真应了这句话。
真好啊……阳光明媚。


他又推开了那家咖啡店的门,依旧点了一份咖啡,一份草莓蛋糕。
熟悉的蛋糕入口时却不是熟悉的甘甜,属于草莓的酸甜却只有前者被无限放大,酸涩得令人想要落泪。

就算是酷爱甜食的他,也终于到了那种连甜食都无法温暖,无法安慰的年龄了,入口全是又酸又苦的味道,几乎将味蕾破坏殆尽。
本该如此。

以上的话全都作废吗?这句不是说笑,但有一条确实不能作废,那就是——
青蛙先生、不、亚特,对自我的定义从来没有正确过。

所以什么爱情,什么亲情,任何与感情有关的都不是他擅长的。
那么多年过去了,却还是改不了。

“噗噗噗!”一连串入水的声音。
金属棒卷起黑色的漩涡,与陶瓷杯壁摩擦的声音在静谧的环境中异常明显。
确实是该理一理了,亚特自言自语道,最近他总是如此。是该将这些纷乱飞絮流年拢在一起,搁在一边,以免妨碍影响自己的判断。

一切的一切也不过是从他人生中飘过的飞絮罢了。
就让它、他、她,随着风……随风逝去吧!不再管他。
就让他,随着那束用心口血染红的玫瑰,飘荡到另一个人的手中。

但是。
青蛙先生,你一定要幸福啊,让雄鹰带你看看这个世界吧!一定比你想象的要美好。
一定要幸福啊,青蛙先生。



——The End——

后记:
什么都别说了,我去面壁思过。
ps:一不小心把滨虎和革命机一起看了,并且已经开始窜词的人还有什么抢救方法?急求!

热度(10)

© 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