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酱

aph全员厨、耀厨、加厨,疯狂南伊厨;
现在正为迎娶罗维诺努力奋斗着;
钟爱冷cp的杂食透明;
绑定画手@土豆千年
欢迎找我玩^_^

【优米】后来

转生梗?感谢琳海馨提供的梗,算是合作?ooc有,平淡叙事向?



       你能想出最浪漫的表白方式是什么?

       嘘……别回答,在一切计划之前,首先,你要有个对象。

       之后你可以抛一枚硬币。


当一枚硬币被抛起的时候,有两种可能——

       很多年前的一天,优一郎从二楼偶然向下眺望,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年就那么突兀地映入他眼帘,非常熟悉的身影,非常温柔。

       却怎么也叫不出他的名。

       于是那个少年就走过去了,消失在茫茫人海里,再也找不到了。

       可那抹金色就仿佛能透过灰色的人群,在某个猝不及防的瞬间,恍然映入心田。

       优一郎突然觉得自己该谈场恋爱了。


一、

       那个少年每天都经过楼下,优一郎就在楼上看着,看着那个少年跨越十多年岁月,从一个少年成长为一位青年。

       他在楼上喊过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喊的是什么,而那个少年也只是装作没听见似的,加快脚步离开了。优一郎敢打赌他一定听见了,并且比自己更明白自己叫的就是他,为什么会装作没听见?他顾不上其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去了。

      但是他找到的只是一个陌生的青年,同样是淡金色的发色,但是真正感到熟悉的已经不见了。

       也不知道这是多少年之前的事了,想想就觉得当初很傻。


二、

       或许是在某个阴雨绵绵的季节,或许那天下着倾盆大雨,总之是一个他无法去阳台向下眺望的日子,那抹淡金色失踪了,大概那个青年搬走了,或者是换了条路线。

       总之,可能再也找不到了。

       优一郎去找过他,顺着他楼下的那条马路去找,踏遍了每一个角落,他总是以为这样努力地寻找是会有回报的。

       但是没有。

       回家后,他发现门缝里插着一片很小的纸片:

       谢谢

       优一郎将它收了起来,便再也没找过他。他突然感到很庆幸,庆幸那人抬了一下头,而那一刻,自己恰好转身离去。


三、

       后来他就开始想念他了,优一郎日日夜夜、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猜测着他的身份,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然后控制不住地想要再去找他。

       他可能是某家咖啡厅里的服务员,大概是那种家里有钱不缺这家的营业额的富二代开的,或者是怀揣着梦想去创业却运气不佳的大学生开的。总之那个青年所在的咖啡厅一定开在某个绿茵笼罩的僻静角落,不然是不会有如此沉静的气质的。

       于是优一郎走遍了全城的咖啡厅。但就算他那么努力的去找,那个青年还是从未出现。

       优一郎曾在一家酒吧里看见过他,嗯……可能也不是他。因为当时他混沌的大脑中只有那头淡金色的中长发,以及他干净的面容,大概看谁都像是他。

       优一郎那天喝得有点多,但他还是踉踉跄跄地跟着那个青年出了酒吧。

       那个青年拉开路上停着的一辆车的车门。

       优一郎想喊他名字,开口却哽咽了。

       恰好那天,那个青年没有转头,径直上了车的副驾驶座。

       这是谁的车?优一郎不知道,所以他只会傻乎乎地跟在那辆车后一路狂奔。他没有追上,那是当然,但那辆车也没有停下。

       之后优一郎怎么样了,他也是记不清了,毕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四、

       有些事,再努力去追赶也是没有用的。

       这是在优一郎第一次遭受挫折之后才明白的道理,这里的“有些事”可能代指着自己怎么也追逐不到的梦想,也可能代指着自己已经无法修复的爱情。

       但是,这更像是代指着那个青年。

       自己对他可能就是那种不曾相识,但却依然认为他很重要的感觉。不似爱情,也不似友情,更不是亲情,只是看见他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淡淡的慰藉,淡淡的幸福。

       呵,自己在说些什么啊……根本不像是自己说的。

       优一郎感觉自己好像有那么一丁点儿长大了。


五、

       优一郎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他了,仅仅是觉得而已。

       那天他去便利店买东西,出了便利店门就看见了熟悉的背影。他想都没想,扔下手中的东西就跑了过去。

       那个背影在人群中时隐时现,优一郎想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

       “诶,小伙子怎么撞到人都不道歉的!”

       那种干净的颜色在大城市纷繁的霓虹下,模糊了,那个青年再一次消失了,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绝望。

       “嘿,现在的年轻人自己做错事不道歉,稍微说两句竟然就哭了!真不知道……”

       回去的时候,优一郎把自己扔在便利店门口的东西捡了起来,果不其然,已经被自己摔烂了,各种液体混杂在塑料袋里,看上去脏兮兮的,像被人抛弃了一样。


六、

      那天他出了点意外,被推进抢救室时只能稍稍睁了一下眼,他看见自己那个新交的女友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冲了进来,以及——一个淡金发色的青年,他从一间病房里走了出来,轻轻看了自己一眼,转头离开了。

      如果现在去追的话,应该追得到吧!他笑笑,牵动了嘴角的伤口。

      疼。

      这是他最后一次看见那个青年。


硬币落下,正面向上。


六、

      那天米迦尔接到那家伙的电话,说他命不久矣,他就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谁知那个死变态愣是啥事儿都没有,就是从楼梯上摔下来,腿骨折了罢了。

       咋不摔死。米迦尔一边帮他削苹果一边暗自咒骂道。

       他在那儿坐了一会儿便起身想走,恰好听见外面医生护士将伤员推进抢救室,他向那边看了过去。

       挺年轻的孩子,怪可惜了。

       他正想离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子的高跟鞋就狠狠踩在了他的脚背上,米迦尔痛得倒吸一口冷气,却看见那个女孩子追着那辆车过去了,于是他也没再抱怨。


五、

       米迦尔从这里路过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霓虹灯都已经亮起,不禁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诶,小伙子怎么撞到人都不道歉的!”

       米迦尔转头,却发现自己的视线被人群遮住了,影影绰绰,只模糊地看见一个黑发青年。

       想来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回到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点心神不宁,这种感觉在看见对面同一层住户家的灯亮起的时候才消失。

       他听人说过这层住户似乎是一个青年,年龄不大就自己搬出来住了。

       挺了不起的。


四、

       有些坎,再执着于想要度过也是没有用的。

       这是米迦尔在他最无奈的时候明白的道理,这里的“有些坎”可能是代指着自己还未开始为之努力就不得不放弃的梦想,也可能是代指着现在躺在自家床上的那个家伙。

       但是,这更像是代指着那个青年。

       自己对于他又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不曾相识,不曾相知,那个家伙就冒冒失失地冲撞入自己的世界里,虽然很无奈,但——确实是一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家伙。

      呵,自己在说些什么啊……根本不像是自己说的。

      米迦尔突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丁点儿像回到了单纯的少年时代。


三、

       这一天米迦尔发烧了,一个人躺在床上,没有力气动弹,也只能蒙头大睡,睡醒了就继续睡,傍晚的时候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烧退了,意外之喜。

      吃晚饭的时候倦意又升起来了,迷迷糊糊只听见电视里在报近几天的天气。

      下半夜要下大雨吗?看来需要早点收衣服。


二、

      米迦尔搬家了,不过也没搬多远,只是搬到距离公交车站较近的地方,上下学换了一条比较近的路。

       据说那个就住在自家对面的青年来找过他。

       怎么可能……米迦尔面对邻居们的调侃,也只把它当做茶余饭后的玩笑罢了。


一、

       那天他又走过这条路,几年了,或许是习惯的缘故,就算有其他路可以选择,米迦尔还是会选择经过这里——这与二楼的那个家伙当然无关。

      “喂……那个……”他听见了楼上有人叫他,但是他竟然会因为人称而感到窝火,不想做出回应,他便加快脚步离开了。

       经过楼梯口的时候,他听见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但当那个少年抓住另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突然间空落落的。

       很多年前的事了,但米迦尔还是记得很清楚。


当一枚硬币被抛起的时候,有两种可能——

       楼上的那个少年从阳台上探出脑袋,米迦尔恰好从下面走过。

       抬头,却看见那个少年红着脸缩了回去。

       莫名地,心中就弥漫着属于一种胡桃刚被敲开而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

       米迦尔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去谈场恋爱了。


硬币落下,反面向上。

       落下的那一刻,没有两种可能。

————

开始?结局?

       “后来,连神也哀怜我们的爱情,在我祈求了百年之后,终于了却了我再也不与你相见的心愿。”

       “后来,大概就幸福了吧!”

       “听说你许下了和我相同的愿望,真是默契。”

        据说这是故事的开始,也是结局。


        你的人生中没有我,而你却遍及我人生的每一个角落。

        大概这就是最浪漫的告白了吧,我瞎说的。

        但在一切计划之前,首先,你要有个对象。并且要确定——

        他没有许下从未与你相见的心愿。

        或者,你们在同一面。


——The End——


后记:

       在此首先感谢三个人,一个是为我提供这个梗的琳海馨,一个是为我提供格式的露水心脏(虽然不知道还算不算你的格式,如果还是不同意使用的话番茄酱马上删),还有就是提点了番茄酱的言一行(原谅我这愚钝的后辈)(后面两个都是大大呢……就琳海馨成天想摔我)

      首次用电脑码字,文风会有点不一样,如果大家看不惯的话,下一次还是用手机吧!

       看着写下的篇文,觉得自己差不多是瓶该进垃圾桶的番茄酱了,大家就凑活凑活看吧(我也就这句话了)但再废也是会努力写文的,毕竟还是有人看番茄酱的文的。

       最后,感谢那些一直以来默默支持我、为我提供帮助、一直喜欢着这些文章的各位(鞠躬)真心感谢。

热度(45)

© 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