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酱

aph全员厨、耀厨、加厨,疯狂南伊厨;
现在正为迎娶罗维诺努力奋斗着;
钟爱冷cp的杂食透明;
绑定画手@土豆千年
欢迎找我玩^_^

【优米】如果有一个梦很美、很美

说好的长篇被我吃了。ooc有,温馨向。


一、
“呐呐……小优……”
感受到身旁人不住地推搡,睡梦中的他皱起眉头。
“小优!”
优一郎背过身去,很是不耐地挥挥手。
“小优……”
优一郎把被子蒙过头顶,装作没听见。

“噗!你干嘛!”
优一郎“蹭!”地坐起了身,愤怒地看向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米迦!你几岁了啊?还玩这个!你知不知道你很重啊!”
坐在他身上的那个孩子无辜地摇了摇头。
优一郎抚额,挥挥手把他赶下床,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抱怨道:“真是的,那么早叫我起来干嘛……”
“果然!”米迦尔一拍手,引得优一郎投来疑惑的目光,“小优你果然忘了今天要去买东西的事了!”
“诶?是吗?”优一郎表示无所谓,低头扣上扣子。
“快点啦~都快中午了。”米迦尔再次催促道,走出房间,但还是从门口探头进来,“不然就不等你了!”
优一郎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早上好啊!”百夜茜和其他孩子们看见从楼上下来的两人,打招呼道。
“早上好……啊……”优一郎禁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米迦真是的,明明才九点吗……每次都是的,一遇到出门大采购的事就那么兴奋,就像个家庭主妇一样。
“米迦对这种事一向很上心呢!”小茜轻笑道,看向一边拖着优一郎出门的米迦尔,并且向他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大家都快点行动起来!只有两个小时时间,快!天哪!香太~鸡蛋在哪儿?面粉呢?”
“这儿这儿这儿!”
“快点快点。”

“米迦,要买点什么来着?”优一郎把手枕在脑后问道。
米迦尔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冰淇凌?看孩子们挺喜欢的。”
“我看是你喜欢吧!”优一郎笑道,被揭穿了的米迦尔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算了,去看看吧!”米迦尔拉起优一郎就往超市跑去。
“诶,慢点啊!”

优一郎推着购物车,禁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哈……我说米迦,应该够了吧!”米迦尔正拿着两包饼干进行比较,然后将中意的放入购物车,丝毫没有发觉车上的东西已经堆得比他还高了。
“诶?够了吗?”米迦尔歪过脑袋,绕过堆成山的物品看过来。
“米迦……真的够了……话说你钱带够了没?”优一郎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应该……够的吧!”米迦尔将钱包掏出来,数了数,歪着脑袋说道。

最后他们还是没买下所有东西,仅仅一半也够他们受的了。
优一郎提着两大包东西气喘吁吁地跟在米迦尔身后,愈发觉得他就是把自己当作苦力来使的,却突然听见前面的米迦尔问道:
“小优以前有没有和自己的家人一起去超市买东西过啊?”他没有转过头,所以优一郎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下意识回答道:
“当然有啊……不过……”他低下头没有再说下去,但他知道没有说的话米迦尔都懂。

“呐!小优!”米迦尔那张漂亮的脸在面前极速放大,吓得优一郎急忙往后退,“干嘛!”
米迦尔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背过身去,双手背在身后道:
“我和百夜孤儿院的大家都是小优的家人啊!”
“知道啦知道啦,米迦你别老是重复这些话吧!”优一郎不耐烦地加快了几步,走到了他的前面。

“小优,”米迦尔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我们是永远不会抛弃你的。”

优一郎转过头去,正对上他灿烂的笑容,心里莫名其妙地暖和了起来。
他正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只感到双臂一沉,米迦尔已经一身轻松地跑到了前头。
“所以啊,小优就帮忙把东西拿回家吧!我和大家在家里等你啊!”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大概已经跑的很远了。

“米迦你给我等着!”
吼完一声后,优一郎站在原地,看着面前三包东西,只能无奈地苦笑:
果然像那家伙的风格。

等到优一郎拎着大包小包回去正想找米迦尔算账的时候,迎接他的却是礼炮声。
优一郎苦笑着拍拍落在自己头上的纸屑。

“哎呀?小优没被吓到啊……”米迦尔拿着礼炮,看上去十分沮丧,他转头看向一旁忍笑忍得辛苦的小茜,问道:“是不是礼炮不对啊?”说着还将空了的礼炮拿在手里晃了晃。
“啊……我没被吓到还真是抱歉啊,米迦尔大人——”优一郎揉了揉自己饱受折磨的手臂,故意拖长音说道。

“嗯,我接受你的道歉了。”米迦尔认真地回复道。
“对了小茜,蛋糕好了没?”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转向小茜,急切地问道。

“什么蛋糕啊?”还以为这是个恶作剧的优一郎有些懵。
当他们同时将目光转向小茜的时候,小茜却耸了耸肩,低下头,为难地说道:“看来以我的厨艺现在就想做蛋糕还是太早了……”
“不不!是我……我刚才打鸡蛋的时候……”一旁的香太跳了出来,也低下了头。
“面粉也被我搞砸了……”连文绘也站到了他们的旁边。
“还有我……”稀稀拉拉,所有人都站到了优一郎和米迦尔的面前。

“这……”优一郎指着面前整齐的一排,看向米迦尔,他隐隐知道了些什么,想要找他确认。
然后米迦尔就伸手抱住了他。
“生日快乐,小优。”
“大家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没想到却搞砸了,要原谅我们啊!”他伏在优一郎耳边轻声说道。
优一郎看看面前认识了一年的家人,大家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他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面对,但确实,他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就算已经没有了蛋糕又怎样呢?只要不再是一个人就好了。
原来还是有人记得我的生日的,本来以为不会再有了。
所以啊,怎么可能不原谅他们呢。

最后,优一郎还是没吃上今年的生日蛋糕。但在那群孩子睡着后,他突然有了这么一种冲动——想和自己的家人永远在一起,和永远不会抛弃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听上去挺美好的,不是吗?

“小优。”
“米迦?你怎么上来了?”优一郎闪到一边,惊叫道,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躺在自己身边的米迦尔。
“嘘——”米迦尔急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隔壁房间,“他们都睡了。”
“你怎么上来了?”优一郎压低声音道。
“又不是没睡过,睡觉了!”米迦尔将被子抢过来,把自己从头到脚的蒙住了。
“米迦——”
“……”米迦尔没有做回应,优一郎只能随他去了。
身旁突然多了一个人竟然莫名觉得安心。
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对自己说“晚安”,很熟悉很温柔的声音。
他突然觉得自己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二、
“小优,醒醒了。”
“嗯?”优一郎半睁开眼,昏昏沉沉地看向来人。
“要上晚自习了。”对面的人放柔了声音说道。
“哦……”优一郎揉了揉眼,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麻烦了啊,米迦。”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怎么就在这儿睡着了?虽然是夏天,但这样也会着凉的!”米迦尔伸手帮优一郎拍拍裤子,皱着眉道。
又开始了……
优一郎抬腿就想走,却被米迦尔叫住了。
“小优怎么还是像以前一样?领子歪了!”米迦尔没好气地说道,一边将他的领子翻好。
优一郎有些尴尬地转过头去,却听见了一旁几个赶着去晚自习的女生的尖叫声议论声,听着听着便觉得有些恼火。

“好了,去吧!”米迦尔拍拍他的背,说道。
“额……米迦,难道你没觉得我们总是被人围观吗?”优一郎想提醒一下毫无自觉的某人。
“有吗?”米迦尔转头看向刚才议论的女生,而她们在发现米迦尔看过来的一瞬间,别过头去,以至于米迦尔只看见了几根长长的辫子在那边晃悠。
“没有啊……”

“铃……”
“遭了,打铃了,快跑!”不等优一郎有所反应,米迦尔拉起优一郎就往教学楼跑去——一如儿时,他们跑向商场的样子。
教室里已经人满为患,只有几个隔的很远的座位空着,米迦尔坐在了第一排,优一郎坐在角落里。
优一郎敏锐地觉察到,自己身旁的女生一个接一个,全都换到了离米迦尔近的座位,他看向米迦尔,而米迦尔却不时地转头过来看他。
切……在一次四目相对之后,优一郎尴尬地偏过头去,转向窗外。
他们的教室在三楼,在蝉鸣不止的盛夏,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婆娑的树影以及——一片蔚蓝的天空。
莫名其妙地,他想起了米迦尔的眼睛,也是像天空一样湛蓝湛蓝,但是却比阴晴不定的天空温柔多了。
怎么又想到这个家伙了……优一郎悄悄往米迦尔那边瞥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对方也在看他,并且朝他微微一笑。
然后就听见他身旁的一圈女生窃窃私语起来,并且也往这边看了一眼。
优一郎觉得她们特别扎眼。

哼。
优一郎再次转向窗外,眼不见心不烦。
真的,不说谎,这天空像极了米迦尔。

“米迦他总是把我当作小孩子嘛!”傍晚,米迦尔有事出去了,留下优一郎和小茜两个人吃晚饭,优一郎乘机抱怨道。
“小优本来就是小孩子吗……”
“嘭!”
“好了好了,小优不是小孩子了,是大优了……”小茜被坐在一边拍桌子的优一郎弄得哭笑不得,一边帮他盛饭一边含糊地安慰道。
“你也!”优一郎往嘴中拼命扒饭,以示自己的愤怒。

“好好好,慢点吃,当心噎……不过,米迦真的很喜欢小优呢!”她依旧是笑着,但不知为什么,气氛有些僵了。
优一郎吃饭的动作也慢下了,许久,他才不咸不淡地回了句:
“才没有呢。”

米迦尔很晚都没有回来,熄灯后,明明已经十分疲惫的优一郎却也睡不着,好不容易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心下安定了许多,却发现脚步声是往自己这儿走来的。
他连忙关上灯,闭上眼装作已经熟睡的样子。

门开了,有些许昏暗的灯光透了进来。
“小优?”是米迦的声音,声音很轻,有些疲惫,好像在试探自己还有没有醒着。
见优一郎没有反应,米迦尔也没了动作,优一郎禁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跳异常的快。
过了很久,就在优一郎都忍不住想要睁眼看看米迦尔是不是走了的时候,他却感受到额头上微凉却柔软的触觉。
是米迦尔的唇。
“晚安,小优。”

门被带上了,优一郎开了灯,有些木然地坐在床上,却彻底无法安眠了。

他摸摸自己的额头,只触碰到了滚烫的温度,不过应该不是发烧,因为他整张脸都是滚烫的。
这算什么啊……


三、
“唔……”优一郎被连续不断的键盘敲击声吵醒了,缓缓睁开了眼,正好看见米迦尔精巧的下巴,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躺在他的腿上的。
“吵醒你了?”键盘声停下了,米迦尔低下头,看向优一郎,电脑屏幕的光照在他脸上,半明半昧。
“没……”优一郎揉揉眼,“抱歉睡着了……还没好吗?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大概还需要点时间,你再睡会儿吧!”敲击声又开始了,电脑的画面投入了他的眼中,映出一片光亮。
“嗯……”优一郎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活络一下自己的脖颈,自顾自走向厨房。

厨房开着灯,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他的眼睛不太适应,不过还是摸索着找到了锅子。
“滋——”打开煤气灶,优一郎在锅子里倒了点牛奶,放在炉火上加热,顺便加入了半勺糖。
他看着慢慢开始冒泡的牛奶,拍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
关了火,他将牛奶中的大半倒在了玻璃杯中,剩下的用来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当他端着咖啡和牛奶走进里屋的时候,坐在电脑桌前的米迦尔打哈欠的动作也止住了,就那么维持着半张着嘴的动作。
优一郎笑了,将手中的牛奶递给他。
“谢谢。”米迦尔吹了吹牛奶,然后喝了一口说道。
“去睡一会儿吧!”优一郎将他的脸转过来,指尖抚过他眼下的青黑,“熬了几天,黑眼圈都熬出来了,休息休息吧!这里我来。”

米迦尔大概是真困了,展现出一种少见的乖巧,起身就把座位让给了优一郎,自己坐在了旁边。
“去床上睡吧,乖。”优一郎看着他难得的迷糊样儿,既觉得好笑又有点心疼,忍不住用上了哄小孩子的语气。
米迦尔已经彻底迷糊了,但还是倔强地摇摇头,待优一郎坐下后靠在了他肩上,再一次打了个哈欠,蹭了蹭他的肩颈。
优一郎伸手揉揉他的脑袋。

“晚安……小……”他是真累了,声音越来越轻,最后一个字都听不见了。
优一郎喝了口咖啡,小心翼翼地、用不会影响到肩上人的幅度开始打字。
明天还要上班呢,就让他睡一会儿吧!
他再一次看了看米迦尔的睡颜,低头,悄悄亲了他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少年时期,禁不住老脸一红。


四、
“小优!”他的声音很苍老,有些嘶哑,听得出他已经上了年纪,但却在嘶声力竭地呐喊。
米……迦?优一郎觉得自己的身体异常沉重,几乎睁不开眼。

“滴——滴——”
有冰凉的液体滴在脸上,真是的,都已经七八十的人了,碰到这种生生死死的问题还会哭,像个小孩子一样……
又一串液体滴在脸上,滚烫的。
拜托了,别哭了。
“小优……”
你哭了我就心疼,更想哭了。
“优……”
笨蛋米迦。

“滴—————”

“晚安啊……小……小优。”额头上是冰凉的触感,就像他们十八岁那年一样,从那一个吻开始,他们开始交往,而到现在,是时候有个了断了。
晚安,米迦尔。
我的天使。


尾声、
“小优?你醒了?怎么哭了?做噩梦了?”灯被打开了,睁开眼的时候,面前是米迦尔关切的样子。
“没,是一个很美的梦。”优一郎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米迦尔,凝望着他血红色的眸子,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那怎么会哭呢!睡吧,小优,晚安。”灯被关上了。
一片黑暗。

那真是个很美很美的梦,美到让我舍不得醒来。但是,米迦,有你陪伴,并且经历那么多风霜雨雪的现实,真的,比梦还美。
就像你一直知道我爱你,但是你不知道——
我比你想象的还要爱你。

“晚安,米迦。”
我爱你爱你。


——The End——

后记:
番茄酱真是甜文苦手……最后整出了这么篇文,真是抱歉。本来说好的长篇还是被我吃了……原因就是觉得分开来写,大家看的会很难受,所以还是一起了。见谅!
初衷是想看看这对儿如果在平凡生活中会是怎样的情况,觉得超甜的。但是,毕竟只是个梦。为了甜文的初衷,所以就变成了——当梦醒后发现现实比梦更美的人生会是怎样幸福的情状。从儿时到少年到青年、中年以及老年,其实所用笔墨越来越少,承认是刻意为之,就像最后说到的,他们的爱情就在岁月中慢慢沉淀,去除浮华。
文中多次出现的“晚安”其实取的是“我爱你爱你”的意思。几番强拉硬凑之下,总算解决了一向苦手的甜文,大家凑活凑活看(怎么又是这句话!)
最后,感谢一直以来支持番茄酱的读者,在此再一次表示感谢。

热度(50)

© 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