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酱

aph全员厨、耀厨、加厨,疯狂南伊厨;
现在正为迎娶罗维诺努力奋斗着;
钟爱冷cp的杂食透明;
绑定画手@土豆千年
欢迎找我玩^_^

【优米】我奋斗了三生才和你相拥而眠

其实和《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没有任何关系。
《交杯》系列,角色置换。
吸血鬼优X人类米迦,ooc有,意识流?温馨向?



“咔嚓!”
走廊与大厅明明是昏暗的建筑风格,卧室里却是意外的光明敞亮,还真是……
突如其来的光明让米迦尔忍不住微微迷上眼。

房间内——
黑发少年蜷缩在沙发上,膝上放着一本漫画,神情很是专注,时不时会伸手翻过几页。
“啪。”大概是听到了声音,他合上手中的漫画,转头看向来人。

在他的注视下,米迦尔将手中的酒杯搁在了柜子上,杯中暗红色的液体便在灯光的照射下荡漾、沉淀。
他努力地想保持平静,就像没有看见过那人似的,淡然地转身离开。

“你是新来的吗?”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米迦尔整个人都是一颤,他有些僵硬地转头,正对上了对方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现在他只觉得额上全是冷汗。
他的手张了又合,攥成拳头。
“是的,大人。”他低下头去,表现出一种仆人特有的温顺、卑微。
“能告诉我的名字吗?”对方漫不经心地问道。
米迦尔的右手手指开始以一种极小的幅度律动起来,“米迦尔。”

出乎他意料地,对方笑了,说道:
“很适合你的名字呢!米迦尔。”他又重复了一遍,“初次见面,我是优一郎。”
优一郎站起身,向他伸出了右手。

米迦尔一滞,并没有伸手,他看着优一郎,经不住眯起了眼。
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吸血鬼怎么就会像一个普通少年一样的耀眼呢?

“初……次见面。”
从相握的手上传来不似人的温度,冻得米迦尔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他在优一郎的注视下,从卧室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昏暗的走廊让他异常安心。
手中水果刀的刀柄被冷汗浸透了,于是米迦尔将它收了起来,揣在口袋里。

“米迦尔?”厨娘黛西从走廊尽头一路小跑过来,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黛西小姐。”米迦尔耸了耸肩,对她露出灿烂的微笑,“只是恰好遇到了优一郎大人。”
“你……!”她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似乎是考虑到什么似的,再一次压低声音,“你说你碰到了那位大人?”
“怎么了?”
“没,没什么。只是有点奇怪,那位大人自从那件事以后,似乎特别讨厌和人类接触,他竟然没把你赶出来?”
“没啊,那个……你说的是哪件事?”米迦尔皱起了眉头。

“哎呀,就是四年前的那件事嘛!”她有些急躁地拉着米迦尔往另一边走去,“快走快走,不要在这里聊了。”
米迦尔转头,又看了一眼那间卧室,没再说话。

那是走廊正中的房间,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引人注意的。但他能感受到,在门的另一边,那个吸血鬼再一次放下了手中的漫画,向门口看去。
而他的脸上,一定带着一种不属于吸血鬼的笑容。
并无他因,直觉而已。


被格式化的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日复一日地,完成工作,帮他送血,然后安眠。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比之前冷静了许多,有点像曾经的米迦尔了。

但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安于如此生活的?
很奇怪,他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个吸血鬼的身影。
他像人类少年一般灿烂任性的笑容总会让米迦尔忘记,忘记他的目的,忘记对方的身份。

于是,当优一郎揪住了将要转身离开的他的衣角的时候——
当优一郎说出那句:“在你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的时候——
米迦尔竟然有一种久违的、被人需要的感觉,就算这种感觉是来自一个强大的吸血鬼。
所以米迦尔还是下意识地伸出了手。

保护那些需要他的人,这是他的义务、也是他的使命。
可惜他做不到。
没有一次做到过。

当最后一片残叶终于还是禁不住寒风的洗礼,恋恋不舍地从枝头落下的时候,米迦尔抬头,伸手接住了它。
他小心翼翼地将它捧在手心里,安安静静地注视着它,他的目光很复杂,似乎能从一片落叶中看见某些人的身影。
最后他还是松手了。看着那片树叶落入尘土中,将它与它的同伴一同扫去,堆积在一起。
冬天到了。
有些冷了。

“米迦!”米迦尔猛地转头,那个吸血鬼撞入他的视线,他正在向他招手,像个孩子一样,奋力地朝他挥舞着手。
他跑了过来,眼睛很亮,几乎让米迦尔把他当做孩子。
“米迦,一会儿你是不是要去采购?带上我一起!”他做出跳跃的动作。
“诶?没问题吗?”米迦尔眨眨眼问道,他只是有点担心一直没出过门的优一郎会不太适应。
这些天他也是明白了优一郎对人类的态度,不是厌恶而是恐惧,就像人类害怕吸血鬼一样,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但是,为什么?米迦尔自嘲,却是自认没资格知道。

“没问题。如果有米迦在身边的话,整个世界就会变的很干净的。”优一郎有些迫不及待地抓住了米迦的手,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走。
“等等,还没扫完呢!还有你说的应该是空气净化器吧?”米迦尔无奈地笑笑,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笑意已经溢于言表了。
“快点啦!”优一郎扫兴地松开手,来来回回地踱步。
……
“好了没?”
“才几分钟啊?”
……
“三分钟了!”
“要不你自己先去?”
“不行不行……”
……
“米——迦——”
“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
“不会吧?”
……
“好了?”
“好了。”米迦尔正想去洗一下手,却被优一郎抓住了。他很兴奋,紧紧握住他的手,向着外面一路狂奔。
等出了院子,优一郎却停下了脚步。
“那个……超市在哪儿?”优一郎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但他还是紧握着米迦尔的手,就像把它当作他们在茫茫人海中的唯一联系。
“所以说,小优是个笨蛋啦!”米迦尔忍不住失笑。
……
优一郎一下子呆住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米迦尔有些奇怪的看向他。
“米迦,你刚刚是叫我小优吗?”优一郎突然正色道,双手搭在米迦尔的肩上,将他转过来,正对着自己。
米迦尔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低头看看优一郎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裹起来了。
为什么是温暖的?或许这仅仅是他的错觉罢了,源于对方浸透自己颈肩的、滚烫泪水的——错觉。
米迦尔茫然了,他的手张了又合,手指不断律动,但这一次,他放弃了机会。

“我怎么就哭了?都怪米迦,为什么要说出这个称呼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哭了……”
“感觉就好像我曾经一直被叫做小优……怎么会呢……”
好像有什么落下了一般,那把刀,掉落在地上,深深扎进心里,鲜血四溅。
最后还是束手就擒了呢……
但这种感觉,怎么会那么熟悉呢?
怎么会……

当他们提着大包小包回去的时候,太阳已经快沉下去了,只留下一片七彩色的天空。
就像普通家庭大采购完,然后一家人高高兴兴一起回家的感觉呢!
只可惜他们都没有家。

米迦尔的家,早在四年前的熊熊烈火中被烧的一干二净了。
而优一郎……作为吸血鬼的优一郎从来没有家。
米迦尔抬眼看了看表,再看看一旁就算提着大包小包也死毫不费力的优一郎,突然觉得冬天真正的到了,将大衣又裹紧了几分。

“米迦……你能成为我的家人吗?”
米迦尔刚忙完整理工作,端着给优一郎带的血回来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这样的问题。
优一郎坐在沙发上,抬头看向米迦尔,像一只被抛弃了的小狗一样,可怜巴巴地看着米迦尔。
米迦尔笑了,将酒杯搁在一边,他没有回答,只是把他揽入怀中,用下巴抵着他头,默默地亲吻他毛毛糟糟的头发。
他无力回答,这句话,他说不出来。
所以就这么算了吧!放过他吧……

米迦尔其实并不聪明,只是因为一直需要考虑很多人很多事才会表现的很聪明,这一点他自己也知道。
所以,他在面对只关系到自己的问题时,会选择节省脑力的方式,比如——
闭上眼。

“咔嚓!”
走廊外面依旧是昏暗的建筑风格,但这一次,这间卧室似乎也被感染了,不是灯光昏暗,而是气氛昏暗。
优一郎坐在沙发上,这一次,他并没有看漫画,他就那么静静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米迦尔将酒杯搁在柜子上,转身想要离开,却被叫住了。
“米迦……能再待一会儿吗?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优一郎脸色很不好,看上去异常的疲惫,丝毫没有从前元气满满的感觉。
米迦尔的冷汗“蹭”得渗了出来。
他的手张了又合,最后却还是坐在了优一郎的身边。
优一郎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很凉,不过也没什么关系了,因为米迦尔的手也一样。

“米迦。”
“嗯?”
“不要走。”
“嗯。”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米迦尔转头看向优一郎,优一郎默默地看向对面空白的墙。
一片空白。

“你全知道了?”米迦尔笑着道,那只被优一郎紧紧握住的手又开始颤抖了。
“嗯。”对方低下了头,将米迦尔的手端到自己的面前,然后与他十指相握。
“按照吸血鬼以往的处事方法,我应该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不是吗?”米迦尔依旧是笑着说道,却紧紧抿住了唇。
他明白,下一个回答,决定了他的未来。

“我和他们不一样,从来没有一样过!”他正视着米迦尔,那双血红色的眸子猛然映入眼帘,一瞬间的失神。
米迦尔突然想知道对方的眼睛原来是什么颜色的了。
“更何况……”这时候优一郎的脸竟然诡异的红了起来,但他还是没有松开握住米迦尔的手。
“我喜欢你,不,是爱你,讲真的。绝对、绝对!”

“噗!”米迦尔一下子笑了出来,刚做出表白的某人眨巴眨巴眼睛,疑惑地看向他。
“我知道你喜欢我,像小优这样的笨蛋,做什么都会让人一眼看出来吧!”他伸出左手摸摸优一郎的头。

“但是啊,小优,我不爱你,连喜欢都谈不上。因为我不会相信一个毁了我人生的人会爱我,更不会相信吸血鬼。”
优一郎震住了,他又开始哭了,像个傻瓜一样。于是米迦尔再一次把他抱进怀里,用下巴抵住他的头,左手伸进他毛毛躁躁的头发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真的想这么做的……真的……真的……”
“他们说……说……除非……除非……百夜教的试验体全……全死了……不然……不然,那群怪物……会……会毁了一切的……”他一抽一抽地说道。

米迦尔揉了揉他的脑袋,放柔了语音语调,依旧是笑着说道:“你没错,我都知道。但是,对于其中任何一个怪物来说,你毁了他的一切。不是吗?可我不怪你,真的,因为你没错,这只是一个悖论,错的只是我。所以啊……作为一个罪人,我不能喜欢你。”
“米……迦……米迦,你、错的又不是你,你也只是其中的牺牲……牺牲品。明明是我……是我做错了……我……我再也不会了……求求你……原谅……额……原谅我。”

“你总算知道了,我和我的家人也只是牺牲品而已,但你也一样。”米迦尔将他紧紧拥入怀,“现在,我们都被抛弃了。但错误还是要有人承担,不是吗?其实……我也有一点儿想和你在一起,真的只有那么一丁点。”

“如果你能让我喜欢上你的话,我就抛弃一切和你离开这个地方。”
“真的?”优一郎抬起了头,明明还是泪眼朦胧的,却装作严肃地说道。
“当然~我米迦尔大人从来不说谎,只要你有这本事的话。”米迦尔调侃道。
优一郎的眼神又暗下去了。
“米迦,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一阵沉默。
“天知道呢~”米迦尔跳起来,优一郎措手不及,竟让他抽回了手,“那么……”
“优一郎大人,晚安啦~”

米迦尔倚在门上,抱住了头,突然觉得哭笑不得。
又开始了,他又开始了……
可他什么都保护不了。
偏偏……偏偏……

优一郎排练了数千边的告白,却被米迦尔的笑容轻易粉饰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办法。似乎米迦尔这个人,他都看不透了。
他在想什么?这是他每天都想的问题。

“米迦……我、我……喜欢你!”他低下头不敢看米迦尔,将手中的鲜花递到他面前。
“哈,小优这种招数还是留着骗骗那些年幼无知的迷途少女吧!”米迦尔踮起脚,想摸摸他的头,却被他用手拍开了。

“米迦,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说我说完?”他将花甩在地上,拂袖而去,地板被他踩的咯吱响。
米迦尔的手停在半空,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他无奈,弯腰捡起那束花,然后又笑了,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轻声道:
“我怎么会给小优说完的机会?不然我就输了啊……”
他伸手摸摸那一片片绢样的花瓣,幻想着或许这样,它就能得到一些小小的安慰。

原本以为这件事后优一郎会消沉一段时间,但没想到的是,他在傍晚的时候又开始进行下一个计划。
“米迦。”
“啊啊啊,我不听我不听……”米迦尔捂住了耳朵,晃着脑袋,然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逃出了房间。
“米迦……”就算是隔了一扇门,他还是能感受到对面的人该有多落寞。
“第三次……”优一郎在自己的本子上画了第三个叉。

他们似乎还是像以前一样,除了那本本子上的叉越来越多,米迦尔也开始躲优一郎,几乎除了送血之外,优一郎见不到米迦尔几面,当然仅有的相处时间也被米迦尔越缩越短。
当本子上的叉积累到第一百个的时候,优一郎几乎是绝望了,米迦尔就好像失踪了一般,连送血也是由人代送,当优一郎问起的时候,那群人类就只会战战兢兢地说不知道。
“他妈!”优一郎终于忍不住,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他想起米迦尔就感觉气不打一处来,他就不能看他一眼吗?算他优一郎求他了。

当他的目光转向满地碎片的时候,优一郎有些发愣。
然后他伸手,沉默着,将碎片一片一片捡了起来。
真是的,万一那家伙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进来踩到了怎么办……

他正想伸向最后一块碎片,但却被一双消瘦苍白的手拦住了。
“所以说小优是个笨蛋啊!怎么可以直接用手捡……”米迦尔话未说完,就被整个人扑倒在地上,不过,也是计算着恰好避开一地的玻璃残渣。
“你他妈去哪儿了!”优一郎俯视着双臂之间的米迦尔吼道,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米迦尔捂住了嘴。

“不能说脏话啊小优。”他很认真地说道。
优一郎表情有点僵,只觉得自己的气势瞬间消了下去,他有些发愣地看着米迦尔,然后像脱力了一般倒在了他身上。
“小优,你是不是该减肥了?”米迦尔调笑道,却感受到身上那人在不住颤抖。

“米迦,你赢了。”
“你赢了还不成吗!你不用喜欢我的,我会用十倍,不,百倍补偿你,你只要不离开我就行了,不,你只要每天能让我看你一眼就行了,真的就一眼!你不要躲我啊……”他的声音闷闷的,被闷在米迦尔的胸膛里。
这一次,他没有哭,他就是害怕假若再不成长起来,米迦尔就等不到他长大了。

可就算等到了又怎么样呢?
米迦尔眨了眨眼,神色很复杂。他没有说话,只是捧起了优一郎的脸,然后轻轻亲吻他的额头,很认真的样子,优一郎却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从他的下颚处滴落。
良久——
“小优,是我输了。”

第一百零一次成功了?
优一郎把他抱在怀里,米迦尔给了他一次安慰他的机会,但他不懂怎么安慰他。他只觉得米迦尔哭的时候,自己比他还想哭,但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只能笑的比哭还难看。
能在一起了吗?
那米迦为什么要哭呢?
他越发搞不懂了。

晚上的时候,他们都睡不着。米迦尔在等优一郎睡着,而优一郎在等他睡着。两个人面对面,静静聆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优一郎突然觉得如果身边的人是他的话,就那么长眠不醒也可以。
如果能相拥而眠的话。
那他只害怕一闭眼就度过了一生。
害怕还没好好享受有你陪伴的日子,你就已经苍老的化作尘埃。


也不知是谁先睡着的,反正米迦尔是一定没睡着。当优一郎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天,却是红的,整个房间也是红的。

米迦尔闭着眼,长长的睫毛静垂在眼睑上,他很安静,连呼吸声也静默了,苍白的不似人类。
血,从他的脖颈、胸口、手腕处缓缓渗出,大概已经快流完了,因为半张床已经是血红血红的了;血,顺着床单滴在地板上,原本米白色的床单却变成了醒目的鲜红色,在同样血红的晨曦映衬下越发诡异。
这种红色就像……
嫁衣一样。

优一郎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流出那么多的血?多到让作为吸血鬼的他,都感到无比的恐惧。
他的嘴唇颤抖着,双手一遍一遍地抚摸米迦尔的脸。
他将自己的手腕割开,将自己的血一滴一滴滴在米迦尔的嘴唇上,掰开他的嘴往里面灌,然后将多余的血舐干,就像被主人抛弃了的大型犬一样,一遍一遍地舔舐着他的脸,期待他能再一次伸出手摸摸自己的头,能再一次笑着调侃他,能再一次将自己拥入怀中……
但是都没有了。
那个他现在都没看透的少年,再没有睁开那双天蓝色的眼睛。

那是上帝给他的救赎啊!
就这么没有了,又被他弄掉了。
优一郎突然觉得,成长起来也没什么好。
因为这两个轻飘飘的字,他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米迦。
他就想不明白了。


后来,他也学会了怎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优一郎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悲痛,他所感到的更多,是茫然。

再后来,他也终于明白了米迦尔的理由。
自己再一次被他骗了,被骗的一厢情愿。
从一开始米迦尔就对自己是有感觉的,只是他只单独和他相处,导致了优一郎觉得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但是,就算最后是代他去死,米迦尔也不能说出那三个字。
因为他要给自己的家人一个交代。
所以啊,在他彻底沦落的那一刻,他就心甘情愿地成为了那个罪大恶极的人。
那个混蛋也有了杀了自己的理由。
因为他杀不了他的小优,就杀不了优一郎,所以可恨的就是那个背叛了自己家人的米迦尔、百夜米迦尔。
真是自私的骗子啊……骗了优一郎,骗了他自己……
高明的骗术。

而当他真正明白这些的时候,是在他发现了米迦尔留下的纸条的时候。
很简单的一句话,没头没尾。
“我奋斗了一生才和你相拥而眠。”

看完之后,优一郎明明什么都没明白,却只觉得自己其实一点都没长大,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哭的稀里哗啦的。
但这一次,没有一个叫做米迦尔的人类少年会抱住他了。
上帝的礼物被他弄掉了,找不到了。


尾声、

“小优……小优?”
“哎呀……米迦你好烦!就不能让你最亲爱的弟弟我好好睡一觉吗?”
“小——优——这里是图书馆……”
优一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对上的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睛,那个和他一点都不像的双胞胎哥哥……嗯……未老先衰的米迦尔,正像个妈妈类角色一样,提着自己耳朵不断地唠叨。
真是的,怎么会有女孩子把这个家伙当作白马王子的?

“好啦好啦……我亲爱的、日夜操劳的、伟大的、母——亲——!一起睡一觉吧!学生会的工作很辛苦吧!”优一郎伸手把他按在桌上,不耐烦地说道。
本以为米迦尔会消停一会儿,谁知那家伙又凑过来了,低声问道:“小优,刚刚做梦了?我听你一直叫'米迦……米迦……',说实话,是不是对你哥我……”
“没有啦!你好烦啊!”优一郎被他说的心烦意乱,什么跟什么嘛……怎么会对这家伙……有那啥的想法?
他要找的可是肤白腿长,腰细体柔,品学兼优,会做饭,会做家务,说话温柔,对外强势,只对自己一个人服软,会听自己的话的……
诶……等等,那不只有……

优一郎就维持着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被米迦尔按在桌上:“算了算了,看你挺累的,睡吧!下不为例啊!”
优一郎晃来晃脑袋,不想这些有的没的,趴在桌上,不一会儿又睡着了,大概是真的累坏了。

“终于赶上你轮回的路。”

似乎在似梦非醒之时,有人这么叹息道。
大概是错觉吧,他自我安慰,便陷入了梦乡。


夕阳很暖,周围很静。当看完最后一本书的之后,米迦尔伸个懒腰,转头看向在一旁睡的哈喇子都滴下来的优一郎,轻笑,只觉得印证了那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他也在桌上躺了下来 ,偏头看向一旁的优一郎,伸手想摸摸他毛毛躁躁的头发。
只是手却在半空滞住了,脑中突然莫名其妙地浮现了一句话:

“我奋斗了三生才和你相拥而眠。”
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The End——

后记:
番茄酱回归!大概是被考试毒害了,文力锐减,我已经不想再说些什么了,大家凑活凑活看吧。
这片其实是“不思尼斯,酒思窝丝,药不杂粮一期思”系列最后一篇,承接了从最开始的《五十年》、《交杯》、《来生》三篇虐文,算是我欠他们的一个美好的结局吧!
可以当作是前世今生梗。大型犬类成长记?

看过《交杯》的看官应该已经发现了,这其实和那篇只是角色对换而已。但番茄酱没有偷懒,只是想写如果米迦尔是复仇者的话,那么结果会是怎么样(请叫我虐米狂魔~别扔鸡蛋,番茄酱是不会变成番茄炒蛋的)
因为最近一直在写作文,找不到感觉,大家多多担待,番茄酱是易碎品,谢谢了。
最后预告(打广告)下篇应该是中长篇校园暖文,甜到发腻,为了证明我不是后妈。

热度(65)

© 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