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酱

aph全员厨、耀厨、加厨,疯狂南伊厨;
现在正为迎娶罗维诺努力奋斗着;
钟爱冷cp的杂食透明;
绑定画手@土豆千年
欢迎找我玩^_^

五十年后 致那个我最爱的人

优米,战后,有私立天使学院出没

“很感谢你,能够与我相遇;同样也很恨你,爱到深处便成为了刻骨铭心的痛。我不是那个能给你永远的人,但我会成为那个永远爱你的人。很怀念当初的那个你,在阳光下能够毫无芥蒂的对另一个人微笑,或许仅仅是那一个瞬间,却让我记到如今。”血红色的瞳在金色的朝阳下,染上了几分神采,那个吸血鬼的目光聚焦在身旁的少女身上,“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在晚会上的你就像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些女人一样,美则美,只是看着令人乏味。我从来没有爱过人类,那是多么脆弱的生命!必须小心翼翼的才能保护好,在什么时候开始变了?这份感情?”
小心翼翼地、少女白皙温暖的手握住了对方的手,却是冰冷得毫无生命气息的。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我的父母终究还是……”女孩的头垂了下来,就算在吸血鬼与人类和平相处的战后,这种跨越种族的禁忌爱恋也不会被世俗认可,更谈不上祝福。
“他们很生气,我是偷跑出来的,大概……是来不及了……”女孩苦涩的笑了笑,握住对方的手紧了紧,试探着,靠在了吸血鬼的怀里。
不出所料,冰凉而坚硬。
“你看,在这个天台,再往前一步的话,世界就是那么小,我们又是那么卑微,在死亡面前。”女孩猛地抬头,笑了,却莫名凄凉——
“当——当——当——”三声沉重的钟声回荡在整座学院内。已经有学生从门口陆陆续续的进来了……

“听说了没?据说又有对情侣双双跳楼了!”
“诶?不会又是一个吸血鬼一个人类吧?”
“对啊!你说大家都安安分分待在自己学院蛮好,还一天到晚两边跑,现在好了,跑出感情了!说又不让说,稍微阻挠一下,就高举什么爱情不分种族的旗帜,要死要活的!我看……”
“你别打岔!结果呢?快说!”
“还能咋样?就是那个人类从八楼跳下来,嗝屁儿了;那个吸血鬼呢,拍拍屁股就爬起来了,硬是啥事都没。然后那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啊,都好几百岁的人了,还和那些十六七岁的小孩一样……”
“那个……这是近年来第几次了?校方……校方又该怎么办……”
“管我们什么事儿?不过据说那人类的家长都来了,正在教导处闹呢!”
“依我看,现在这种共校情况本来就是个笑话!人类和吸血鬼是不可能好好相处的!”
“嘘!百夜老师来了!”
“……”
“诶?有吗?我咋没看见?”
“笨蛋!人家挺急的,应该就是那件事。啊!刚刚已经过去了!”
“啊?……”

“哟!米迦君!”迎面走来的银发吸血鬼让百夜米迦尔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费里德。”
他是得到了自己班上的学生又跳楼了的消息才赶来的,至于为什么是又……米迦尔表示他并不知道为什么。
“啊哈~还真是冷淡啊!米迦君。顺带说一声,家长那边问题克鲁鲁早就解决了,但你那个学生看上去不太好,在保健室躺着呢。”
“知道了。”米迦尔皱眉,他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在待在这儿,转身便往保健室的地方走去。
“还真是尽职的老师啊!”费里德调侃道。
保健室——
门没锁,米迦尔推门走了进去,保健室里的两位老师大概又去克罗里那边了吧。
而那个吸血鬼就坐在窗边,目光直直的盯着对面教学楼的教室。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里是吸血鬼组中唯一能看见人类组教室的地方。
“百夜老师。”那个吸血鬼这才发觉有人进了保健室,有些惊慌的想要跳起来。
“坐着吧!”米迦尔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站在了他的身后。
从这里能清楚的看见对面教室里上课的人类学生,一群正值活力四射的年纪的少年们。光是看着就让人不自觉被感染,想要和他们一样在明媚的阳光下会心一笑。
莫名的熟悉,这个角度,这个时刻,这些人。
这种感觉,温柔的让人想流泪。
这不是米迦尔从沉睡中苏醒来后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他曾不止一次的询问克鲁鲁自己沉睡的原因,之前又发生了什么,但得到的答案永远只是模棱两可。对于她,自己一向没什么办法,不因为什么,只因为她是克鲁鲁•采佩西。
“她以前喜欢在靠窗倒数第二列的地方,趴在书桌上仰望天空,我也是习惯性的会往那些人类的地方瞥一眼。直到有一天,我们的目光相聚。”
“她有双很漂亮的、像天空一样的眼睛,比那些吸血鬼的眼睛好看多了。”那个吸血鬼笑了,是那种完全不符合礼仪课上学到的笑容,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在成为吸血鬼之前,自己的眼睛是怎样的?一遍一遍的询问,能回答的只有一片空白的记忆。
“现在想想,大概最开始吸引我的是她的冒失,天真无邪的样子,傻气的很,会为了救一只脏兮兮的小猫去爬到一棵很高很高的树上,明明一点儿也不会爬树。”
“可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大概是想成为像那些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一样的人,在她看来那是优雅、高贵的代名词。”
“她怕她的冒失会让我颜面尽失,于是学了一切她能学的,带上了一层层虚伪的面具。她一点也不像她,像一个陌生的人。”
“我爱的明明不是这样一个陌生人。”
“可依然总是止不住的想爱,或许已经成了习惯。疼,爱一个不爱的人好疼,然后她说,她爱我,但爱的好累,无论是伦理道德上还是心灵上的累。于是我想到了和她一起去死。”
“只不过是孩子的不经大脑的行为……”
他已经彻底失态了,旁若无人的捧着脸痛哭了起来,或许他仅仅想要找一个能够倾诉的对象,好让心中的郁结稍稍好受一点罢了。米迦尔觉得这时候自己还是退出去比较好。
退出了保健室,他揉了揉太阳穴,心中异常烦躁。
这种场面只会让他想起一个词——
闹剧。
无论是面前的场景,还是爱情。

自己的课在下午,所以还有充分的时间去休息。本来是想去宿舍补一个觉的,但到了门口才发觉出门的时候太急竟然忘带钥匙。
顺带一提,这并不是米迦尔的房间,而是拉库斯的,自己只是借住,自己也提出要回到以前的宿舍,但都被“没打扫好”这个理由搪塞了,显然那群家伙并不想自己回到自己房间。
那那间房间里究竟有什么?
米迦尔不是那种好奇心很强的人,但经过刚才的事,他总是会止不住的想关于自己遗忘的那段记忆,以及,遗忘的原因。
或许能有什么线索,光去看看又能有什么关系?
抱着这样的心态,米迦尔走向了走廊尽头的那间宿舍,而这也是唯一门口铺着地毯的宿舍。
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了,连门上也积上了厚厚的灰。
他没有钥匙,但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钥匙在地毯下面。在他摸到钥匙的时候便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
但为什么自己会把钥匙放这儿?自己绝对不可能是那种冒冒失失到会掉钥匙的人——今天除外。
打开房门,常年没有通风而变的异常浑浊的空气让米迦尔不住的咳嗽。整间屋子都灰蒙蒙的,家居什么的都附上了一层厚厚的灰,但物品的摆放都是很整齐的,看出自己以前是经常整理,至少不是邋遢的人。
一切都像他们说的那样正常。
看来是没什么收获了,只是没打扫罢了。
米迦尔伸手擦过书桌,果然原本干净的手套都黑了……
等等!
被手套抚去灰尘的地方显露出它本来面目,原本书桌上在灰层掩盖下看不清的东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一道道错综复杂的刻痕,无声地叙述着曾经的过往……
米迦尔也顾不上什么,用手套就将整张书桌上的灰抚去,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果不其然,满桌,满满地,刻满了两个字——
小优。
满满当当整张书桌全是自己的字迹,或潦草或认真,但无一不是每一笔都用上了所有力气,不然是不会如此入木三分。
然后是被胡乱划过,但又无力的划痕。
心脏猛地一抽。看来,他来对了。
这个“小优”究竟是谁?自己又为什么会在这张桌子上刻满了这个人的名字?他,和自己究竟是什么关系?
米迦尔褪下已经脏了的手套,着手整理房间,房间不算乱,但要在其中找到能证明什么的证据就难了。
很快,除了那个书桌,所有地方都大致搜索了一遍,除了床上有两个枕头这一点有些奇怪外,其余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是一间单人宿舍,所有东西都应该是单人份的,而这张床上……有两个枕头。
拉开书桌左手边第一个抽屉——空无一物。看来自己是将其他东西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第二个——同样什么都没有。
第三个——一张两个人的合影。照片有些发黄,显然是很多年前的东西了,是自己和一个黑发少年的照片,虽然身上沾了血迹,但两个人笑的很开心,他们都穿着军装,自己穿的是吸血鬼的,对方的应该是帝鬼军的。
黑发少年的右面是一道明显用剪刀剪过的痕迹,看得出剪的时候很认真,既没有裁掉黑发少年的一根发丝,同样地,也没有剪进旁边人。
第四个——空空如也。
左边第一个——也是一张照片。年代更加久远了,是自己小时候的,那个黑发少年也在,还有一些并不认识的小孩儿,他们都将自己围在中间,自己头上还带着寿星帽,面前有一个蛋糕,大概是自己七、八岁时候的,具体的蜡烛数已经看不清了。
大家都很开心。
自己的眼睛原来是蓝色的。
很漂亮的蓝色,像天空。
左边第二个——也就是最大的一个,差不多一个占了三个抽屉大小,里面安安静静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米迦尔伸手把它拿了出来,吹干净上面的灰,翻开了第一页。

某月某日 晴
真不知道红莲是怎么想的,吸血鬼都要杀进来了,竟然还让我读高中?还派了一个叫柊筱娅的讨厌鬼来管我!
过了那么多年,今天我再次见到了吸血鬼。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想着要杀了她,但事后想想当时也是挺险的。
不过我优一郎大人怎么会败在一个小小吸血鬼手中?
米迦,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杀光所有吸血鬼替你们、替我的家人报仇!

翻过几页,少年那种活力与朝气仿佛能透过纸张文字传递到这儿一般,米迦走到床边打开了窗,好让这里空气流通。

某月某日 雨
我遇到米迦了。
他很好,但成了吸血鬼,想要带我离开,我不能抛下我的同伴。
我似乎伤害到他了。
但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他救出来。

很简单的几行字,说的全是自己。
又翻过几页。

某月某日 雪
红莲那家伙怎么能让我们抛下他?我是做不到的,似乎因为鬼而丧失了神智。
再次醒来后,我看见了米迦。我从来不知道吸血鬼长期不吸血会那么痛苦,在他扑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决定好让他吸血了,最多会觉得如果米迦把我吸死的话会很尴尬罢了,其余什么都没想。
但那家伙却说害怕成为人类眼中的怪物,很傻是不是?无论他是怎样的,是人、是吸血鬼,我都不会在意的,因为他是我的家人,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最最喜欢的人。
最后我还是胜利了,他自然是拿我没办法的。还说我是爱哭鬼,自己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
他的眼睛变成红色的了。
我想我最喜欢的颜色又要再加上一个了。

米迦尔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有些颤抖,好像有些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即将破茧而出一般。
风吹起额前的发丝,划过皮肤时痒痒的。

某月某日 雨
以后绝对、绝对不能让阿朱罗丸掌握我的身体了,说什么按照我精神本源想法做……我哪有那么流氓啊!
最近米迦唠叨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迟早有一天会和那些大妈一样。原因就是我又一次不管自己安危,去保护我的伙伴们。
小优的家人只有我!大概米迦又要这么说了。
但我知道,如果说我还有那些同伴的话,那,米迦就只有我了。虽然有些心疼,但这种感觉总让人有点暗爽。
但我又不得不保护那些同伴,因为如果不保护,和米迦一起私奔的话——
那我就不是米迦最喜欢的那个小优了。

对方写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很用力,笔迹甚至穿透了几张纸。
如果真按对方所说那么做的话,那就不是对方爱着的那个人了吗?因为就不再是自己了。
那就不是那个热血又细腻的小优了……
“小优……”嗓音有些沙哑,大概是满屋灰尘的缘故,但颤抖的音调是伪装不了的——
好像说出了曾经非常重要的存在,占据了自己的童年、少年以及青年时代的那个人,曾经抱着各种心情刻满整张书桌的存在。
风又翻过几页泛黄的纸。

某月某日 晴
我和米迦在一起了。
感谢私立天使学院。
ps:米迦把他宿舍的备用钥匙给我了,但怕我弄掉,就让我放在宿舍门口的毯子底下。我明明没那么傻好吗?但总的来说感觉自己就是人生赢家。

某月某日 雨
战争快要结束了吧!等战争结束,就按照米迦说的,到一个没有吸血鬼、没有人类、没有炽天使、没有米迦尔计划的地方去,就两个人,就我们两个人。

某月某日 阴
出了点意外。

某月某日 多云
我答应他的。

某月某日 雪
百夜米迦尔,永远都是百夜优一郎的家人,最最重要的人。

他的名字的颜色很深,落笔很重,看得出是被描了几遍。
而到了最后一篇,却换成了一行娟秀小字。

某月某日 晴
你好,我是柊筱娅。优桑让我带话,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要带给谁,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有一句。
百夜家。
昨日,特别二等兵百夜优一郎,战死。

米迦尔还是很平静的,一边又一遍的抚过那三个字,三个承载了小优最后心愿的三个字,指尖凹凸不平的触感让自己深刻的感受到,自己还是存在的。
他想起了,当年他对小优说的:
百夜孤儿院的大家都是一家人。
最后,因为自己的无知,昔日的家人惨死与吸血鬼手下,只剩下了他们两个。而那个家,那个曾经当作是自己精神寄托的地方,不过是一个阴谋的实施地,而自己、小优、乃至百夜孤儿院的大家,都只是这场骗局中待宰的羔羊罢了。
到了最后,也只有自己和小优冠有“百夜”这个姓氏。
他果然记得,就算有了新的家人,就算有了新的伙伴,就算已经变得很强大很强大,就算有了那么多人喜欢,就算……厉害到自己也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就算站在他身旁的已经不会再是他。
他也不曾忘记。
那年那时那刻,那个小小的米迦对那个小小的他说的话,那个小小的承诺。
也只有百夜优一郎和百夜米迦尔在一起,才称得上是——
百夜家。
那么单纯傻气的优什么时候也长大了,什么时候……已经比自己先一步……去了那个没有吸血鬼、没有人类的地方?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
一切都解开了,就像他说的那般:
如果真的抛下一切离开,我就不是那个米迦喜欢的小优了。
自己曾无数次的看见他因为别人而鲜血淋漓,他心疼、心痛、愤怒、嫉妒。
大概他都知道,所以会一次次的过来讨骂,无论自己怎么唠叨他都傻呵呵地笑笑,然后一如既往。不止一次的怀疑他,不止一次的被午夜时分的噩梦惊醒,仅仅希望他能一直在自己身边。
米迦尔曾以为只要一直一直抓住他的手就行,他想自己已经宽容到可以不管小优的心是想着谁,堵上耳朵就听不见,听不见小优和别人的欢声笑语;闭上眼就看不见,看不见小优为别人而溅出的鲜血。
谁知,那十指连心!
直到最后的最后,小优终于站在了自己的身前,第一次没有关注他的同伴的安危,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自己。
血,溅在脸上。
是热的。
是滚烫的。
那个笨蛋优,那个前一个小时还在哄自己的优,就那么简单的、轻易地倒在自己的怀中。
蒙了,傻了,疯了。
浑身的血液烧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在那一刻,明明心冷了,空了,死了,但神智异常明晰,甚至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清楚,好让他清醒的感受那份撕心裂肺的痛楚。
踏出的每一步,大脑中都不断重复着的都是小优最后的话。
“呐,米迦。果然有时候身体的反应比脑子快的多啊!等反应过来已经挡在你面前了。
米迦,你不会讨厌我了吧……但我就是个很自私的人啊……”
果然是笨蛋啊……小优……
但现在才明白的我是不是也很傻?
谜题已经揭开了。
我早就知道了你的自私,你的任性。
你的疯,你的傻,你的自信,你的爱,乃至你的一切。
你的博爱不过是你自私的保护色,你关心那些家人,只希望我的心跟着你的一举一动跳动,只是希望成为我心中的那个善良的小优。
然而在五十年后我才明白。
吸血鬼女王删除了我关于你的所有记忆,或许是不愿意面对现实,我陷入了沉睡,醒来后却忘了关于你的一切。
和你相比我终究算不上坚强。
但我还是想成为你心目中那个坚强、温柔的米迦尔。
果然,如果遗忘了一切或者选择逃避,就不是你所爱的米迦尔了。
我不想成为完美的人,但想成为那个你爱的人,为此才会保持本我。再一次学会善良、学会坚强。如果真的变强了,却不再是你爱的人,那么就太辛苦了。
你也一样。
风,再也吹不开那几张薄薄的纸。
浸透了眼泪的纸很沉,承载着五十年的爱与痛的纸,任什么也无法轻易拨弄于掌心。

米迦尔搬回了原来的宿舍,过了几周,据说那个吸血鬼学生已经恢复了,米迦看过他几次,精神很好,只是绝口不提关于那个女孩的事。
都说了,吸血鬼永远是薄情的生物。
所谓爱情,永远只不过是写作感情,读作闹剧的一幕戏罢了。
“像米迦君一样痴情的已经很少了,毕竟要承担着漫长岁月的压力,已经承担不了沉重的感情了。”后来在某个午后,费里德突然这么说到,少见的严肃。
他看向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片蔚蓝。

“米迦的眼睛是像天空一样的蓝色了。”
“你喜欢?”
“嗯,我最喜欢的就是天空的颜色了。”
“诶?为什么?”
“因为像米迦。看上去脆弱,其实坚强的很,看上去高不可攀,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怎么会有这种比喻啊!”
……
小优,事到如今,我还是选择了承受,浑身轻松的感觉会令我不安。
因为我也想成为你爱的那个——
坚强而温柔的米迦。



后记:T_T其实说的是五十年后,米迦再次回想起当年那个小优,那个没有从战场上回来的小优,其实主旨是: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改变自己,不一定要完美,因为他爱的是那个不完美的,让他生气的人。完全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因为是第一次写文感觉写砸了……我想静一静……(严肃脸)

热度(50)

© 番茄酱 | Powered by LOFTER